WHAT'S NEW?
Loading...

治療成癮--行為改變模式 X EMDR



最近參加了成癮的網路研討會。
講者Nancy J. AbelJohn M. O’Brien,一起寫了使用眼動減敏與歷程更新(EMDR)以及改變的階段來治療成癮。兩年前買了Kindle版,不過讀了一部分就停了。這次兩位作者,以幽默風趣的將內容呈現。
試著整理研討會中提到,不同階段可以參考使用的方法。

行為模式改變的階段

沉思前期:
可以使用資源建立或是情緒耐受來協助處理其他的不適。(例如:焦慮) 這個階段案主不覺得有所謂成癮,只是因為其他因素來就醫,有可能是失眠、焦慮、或是應付一下家人。

沉思期:
可能覺得使用(酒、毒品..)的好處大於壞處,可以請他們描述想要的跟現在狀況的差異。例如有些人想要比較有精神,當下使用安可能會有精神做事情,不過卻無法持續,藥效過了又覺得疲憊不堪。可能會在這個階段停留很久,也有人一直停在這邊。John本身有接受辯證行為療法(DBT)的訓練,也嘗試結合在治療中。幾年前在準備精神科專科醫師考試時,有讀了辯證行為治療用在成癮的文獻,不過當時似懂非懂,也不敢貿然拿出來使用。這次再與它相遇,感覺有點親切。

辯證式的戒癮(dialectical abstinence):
完全戒絕(完全停止不用) – 減害(減少傷害,使用替代性藥物)
可以請案主思考他的目標是上述的哪一個。
DBT裡面,有提到分別來分析,繼續使用/停止使用,各自的好處與壞處。通常繼續使用的壞處,與停止使用的好處,會提供案主動機來改變。

John請案主寫一封信給他的<> 描述關於它所造成的問題,以及它怎麼影響生活。如果案主準備好了,也可以請他想像與它分手。

雙手交織(Two-hand Interweave):
一手請案主握著繼續使用的想法(例如:繼續喝酒),另一手握著想停止使用的想法。花些時間輪流觀察、思考在手中的,兩個不同的想法。利用雙手手掌輪流打開、握緊,來雙側刺激。

準備期:
Popky 的方法: 設定對於未來正向的目標 (可以參考:EMDR眼動減敏與歷程更新 與 成癮)

John提出一個問題:在治療成癮時,你會把治療目標放在過去的創傷經驗嗎?

一些人認為只要在成癮的部分穩定之後,才考慮來處理創傷。Shapiro (1994) 提到EMDR治療,需要治療者能夠辨認那些還沒被處理的創傷,在物質成癮或濫用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EMDR可以用來更新這些過去的記憶,提供案主能夠用一個更合宜的方式,來面對過去的事件,以及能夠更有能力來面對現在和未來的生活。

John建議可以用10點來評估:
1.    創傷是否會促發成癮行為
2.    當想要停止成癮行為時發生了什麼事 (至少在諮商的前一天~後一天,案主可以保持沒有喝酒或濫用藥物。)
3.    評估內在和外在資源(是否朋友可以在戒癮上有所幫助,或者朋友就是藥頭。)
4.    創傷的情況,可能是單一事件,或者是複雜性創傷
5.    案主現在的生活工作能力如何(還能去工作,或者只能夠待在家裡。)
6.    現在的壓力程度(例如現在家人正在生病)
7.    情緒耐受能力(在處理創傷時,會有經歷情緒起伏)
8.    案主想要改變的動機有多少
9.    案主目前是否需要先解毒(有遇過剛吞藥沒有多久,還昏昏欲睡的案主,家人想要帶來做EMDR。這樣的情況建議是要先去急診解毒。)
10.     治療的關係是否能夠讓案主放心,在諮商中感到安全。

行動期:
在這個階段提到了預防復發的方法,由Alan Marlatt提出的Urge Surfing (我覺得跟正念中提到的--你無法停止海浪,但你可以在上面衝浪--的概念很像。) 或者有人用瀑布來比喻,我們嘗試要對抗內在想要做成癮行為的渴望,就好像嘗試擋住瀑布。我們可以試著站在旁邊,觀察水流(渴望、衝動)流過。
在渴求的海浪上衝浪(Urge Surfing)
  渴求很少持續超過30分鐘
  有些人在渴求出現時會覺得恐慌,或是不想要有恐慌這樣的感覺。想要壓抑/排除這樣的感覺,實際上可能會讓增強它。
  了了分明的技巧:注意到渴求在那邊,同時盡自己所能,將注意力放在其他事情(例如:工作、呼吸、期它可以讓你分心的事情。)

維持期:
Howard Shaffer博士,<Quitting Cocaine>的作者,曾在波士頓刊登廣告,請有意願自己戒毒,不想要依靠任何治療師或是參加任何治療計畫者跟他聯絡。發現有四項生活習慣的改變,可以產生長期的行為改變。(排除了是因為治療帶來的改變。)
  改變你的朋友(不要再找那些一起用___的朋友)
  運動(增加腦內啡)
  健康的飲食
  精神/靈性上的支持(尋找自己生命的意義)

今天想吃哪種咖哩飯?
在今天去吃咖哩飯的路上,想到之前學到一些減少成癮行為的方法(可參考:對成癮行為不再有興趣),介紹給診友卻常常沒有引起對方的興趣。有時候可能我們只想要簡單吃點東西填飽肚子(先處理失眠、焦慮),這個時候可能還不用介紹後續的方法。有時候可能想要吃豐盛一點 (例如從監理所酒駕班的同學,發覺喝酒對於生活帶來一些不便。),可能會願意來找尋其他幫助自己的方式。不過每個人的需求不同,就像是我點了蛋包豬排咖哩薑黃飯,太太點了牛肉咖哩五穀飯(飯半碗)。需要照每個人不同的狀態及需求,量身打造適合每個人的餐點,讓大家能夠心滿意足的離開餐廳。

參考資料:
Treating Addictions with EMDR Therapy and the Stages of Change by Nancy J. Abel & John M. O’Bri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