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Loading...


複雜性創傷與解離的概念:
l  簡介型創傷後壓力症與治療


之前於複雜性創傷,認為是自童年長期遇到人際關係間的創傷經驗。在Roger Soloman的線上座中,他特別強調還要再加上不安全的依附關係,兩者合併出現的情況下是形成複雜性創傷的重要因素回想自己最近的個有複雜性創傷的來談者,的確在評估/處理過程中,常會逐漸發現依附關係的經驗,或明顯或隱微的在發揮影響。 

看似焦慮,背後有隱藏的故事.. 
我知道我沒有做錯事,但是就是想要避路人的眼神。我可以跟朋友在一起,但是他們心我的時候,我會懷疑我有這麼好,值得被你們關心嗎?去年年,整理Kathy Steele書中關於羞愧的資料。今年她在線上研討,再次分享如何與複雜性創傷中的羞愧工作。 

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CPTSD)的來談者問我,有什麼治療方式? 我們正在進行的方式是最好的方式嗎?我回應了第一個問題的一部分: 眼動減敏與歷程更新(EMDR)是治療的方式之一。至於第二個問題,關於不同治療方式PK,或是同個方法(裡面不同設定的差異),正進行這樣的研究。EMDR用在治療CPTSD的回顧性論文,提供了EMDR做為第一線治療的資料,以及關於CPTSD治療前是否需要穩定階段的觀點。後者是我覺得比較有趣,對於治療步驟的一些反思。 

死藤水 (Ayahuasca) 是否能治療創傷,是來談者想了解的事情。對死藤水我印象止於神話心理學中,提到薩滿巫醫治療使用的藥物。查詢Google學術搜尋,關於死藤水與創傷後壓力症(PTSD)的資料。回顧文獻中提到一些機制,或許可以做為參考。 

暴食症、夜食症的診友。常遇到的難題是:真的很想吃。只是其實不需要吃到那麼多,或者其實沒有那麼餓(可能睡前才吃過晚餐,睡覺中又想起來吃)。 想吃的訊號有些線索,EMDR治療師Renee Beer分享,可以從過去經驗、現在促發情境、未來的期待來找尋切入點 

吳立健心理師

這篇文章其實很久以前就想寫了,但因(ㄊㄨㄛ)(ㄍㄠˇ)耽擱。今天我們來談談腦內聲音與part的概念。來談話的案主中,有非常大比例的人腦袋中會有一些「聲音」。扣除掉腦部功能的器質性病變(腦部功能問題太複雜先不提!!),那聲音從哪裡來呢?又會說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