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Loading...


不想做檢查,是最近我常聽到的一個描述。有的時候是理智上可以知道,這個檢查對於後續的健康照護很重要,但是對於檢查情境很緊張。也有的時候是,知道檢查本身應該沒有太大的風險,卻發現自己莫名的焦慮害怕。
自律神經與內在小孩


Arielle Schartz博士是EMDR治療師,同時也在治療中結合身體心理學(somatic psychology)、瑜珈。在線上研討會中,她分享整合的模式,來協助遇到心理創傷的案主。有幾個很實用的觀點,在門診看診也可以增加對於患者的了解,以及協助患者了解自己的身心狀態。

EMDR 緩和疼痛

這是參加EMDR用在醫療及身體狀況工作坊的第三篇心得文。Esly Regina Carvalho博士,在巴西開設心理創傷診所,她同時是EMDR治療師以及有心理劇的訓練背景。在治療中嘗試將塗鴉(Draw protocol)、心理劇與眼動減敏與歷程更新(EMDR)結合,應用在許多經歷醫療處理、或是身體疼痛所影響的情況。
EMDR輔助高敏感人


過敏,是可能周遭親友都會遇到的現象。從小朋友開始,過敏性鼻炎、氣喘、異位性皮膚炎,就可能讓人非常頭痛。年齡逐漸增長的過程,身體可能接觸到各種外來物質,會產生許多過敏反應。甚至有些人,會產生對於自己身體部分的器官產生免疫反應,例如某些中年常見的甲狀腺疾病、類風溼性關節炎。
身體的傷 心靈會記住


疼痛常伴隨診友的其他議題,一起來到診間。有診友在經過整骨後,後續出現疼痛加劇,屢屢出現自殺意念,也因為失眠走進了診所。後續許多精密的檢查,沒能夠找到身體上的病因。當時就治療過程前後的經歷,與原生家庭的關聯,以及從童年成長的背景做些了解。雖然當時只得到有限的幫助(藥物協助睡眠),但是一年後,他觀察到疼痛的當時,腦中會連結到許多過往的經歷。這個很有啟發性的經驗,讓我對Mark Grant ,澳洲以EMDR治療心疼痛與理創傷的專家,工作坊很感興趣,前後看了幾次整理成以下分享。



英國研究孩提時代的創傷經驗,與後續的創傷後壓力症、孤獨感有關[1]。而孤獨,是邊緣性人格疾患中一項很特別的現象。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邊緣性人格疾患也來自於早年的創傷經驗。如果以EMDR用來協助創傷後壓力症的方式,用在協助邊緣性人格疾患(簡稱BPD),會需要做些調整。西班牙專門以EMDR協助邊緣性人格疾患的專家,Dolores Mosquera,有針對此發表文獻、書籍。

photo credit:http://www.jimcarreyonline.com


榮格(Carl Gustav Jung18751961)發現:「人類的心靈有它自己的歷史,而心靈在各個發展階段都會留下一些痕跡......我們可能在意識上忽略了這些痕跡,但我們在潛意識上還是會回應它們。」(榮格主編,2015115)。筆者在本文中,把潛意識對心靈發展的默默回應軌跡稱為「生命引線」,並試舉美國著名演員金凱瑞(Jim Carrey1962~)的故事為例子來領會這生命引線中的轉化,  並分成上、中、下、結語等四大段落,來觀看以金凱瑞為例的中年轉化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