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Loading...

被偷走的人生,是一本自傳,描述一位11歲女孩,遭到囚禁18年。最近媒體以同樣的標題,內文則是採訪發生在台灣,周子飛先生,2歲被帶走,囚禁6年後重回社會,從小學直到現在中年的故事。門診中遇到在兒童時期,經歷許多創傷經驗(發展性創傷)的來談者。從不同的角度,來了解這些兒時經歷所造成的影響,對治療師來說是很好的學習。

 



群體的心理創傷治療,是最近校園連續幾起事件後,被提出的方向之一。除了許多精神科前輩所提到的心情溫度計外,也有特別針對創傷的簡短評估方式。

 


鬼滅之刃中,主角炭治郎在練成隨時維持全集中呼吸<全集中・常中>之後,可以讓更多空氣進入身體,強化心肺功能。這是一種需要24小時練習的技術。心理社團裡夥伴分享全集中呼吸,與正念練習的相關性。想到了呼吸中止症者,會不會也比較難以練就全集中呼吸。正念練習常與預設模式網路(Default Mode Network,DMN)有關,好奇下查詢了呼吸中止症與預設模式網路的文獻。

 

 


發展早期介入,預防急性壓力反應發展為創傷後壓力症的,EMDR治療師Jarero博士。在工作坊回答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關於是否要控制,來談者在處理近期的事件時,不要過度連結到早期創傷經驗。博士回應,要信任來談者的大腦/訊息適應處理系統,不要嘗試控制。

2020年,世界快速變化的一年。 因應疫情的遠距醫療,跟據林朝誠醫師在精神醫學通訊的專題整理。提到憂鬱症、創傷後壓力症,遠距與當面對談的效果相當。今年不論國內外心理治療的大師,也都紛紛開線上訓練課程,老師們即使在疫情當中(即使仍在居家隔離中),仍急切的想將所學傳承下來。 感受到老師們的熱情,將所學以中文紀錄整理下來,似乎也成為工作之外,生活中的一部分。(雖然報太多課程,可能已經要消化到明年..)


 

最近上針對近期重大事件的治療方法工作坊,與Jarero博士在2010年,一起協助海地地震災民的Michael Henenauer博士,提到心理治療的方法,如果能夠超越語言與文化的限制(海地的官方語言是法語、克里奧爾語),在遇到其他民族、國家的人們,一樣有機會提供協助。

 

圖片引用自:Brain on the 3D Visual Art through Virtual Reality; Introducing Neuro-Art in a Case Investigation Figure adapted from Beaty et al. 2014: 10.1016/j.neuropsychologia.2014.09.019 under CC license.


周末參加VIP自信催眠師團體督導,提到在治療中一件重要的概念。就是來談者對於所遇到的狀況,心中認為是不會好的,還是覺得會逐漸改善的。在參加Sebern Fisher,一位專精以神經回饋治療創傷解離的美國心理師,工作坊中提到神經回饋的基礎-大腦具有相當的可塑性。而發展性創傷、解離,由早年孩童青少年時期所遭遇到的不適當對待/忽略,進而造成大腦迴路、構造上的影響,能夠透過治療帶來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