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Loading...

吳雅雯醫師 

我們知道當記憶產生空白時,人的大腦可能會自動以自己的想像填補資訊。很多時候這並不一定是病理性的現象,而是我們的認知與意識為了處理記憶的空隙,所自動產生的機制。也由於這樣的機制,有時會出現像是假性記憶(false memory, or recovered memory)這樣的狀況。 

訪問吳雅雯醫師,同時也是英國藝術治療師與心理創傷諮商師。 
1.創傷諮詢師的工作是什麼?在英國怎麼與醫療部門合作? 
2.短期治療與長期治療的治療目標怎麼設定? 
3.怎麼與有解離的來談者工作? 
4.從精神科醫師,到成為藝術治療師/創傷諮商師,對治療產生什麼變化? 吳雅雯醫師介紹 


使用催眠建立內在資源 
EMDR的準備期,會針對接下來要處理的目標,來做資源建立。在EMDR治療師Robin Shapiro在她的書<Easy ego staye intervention>中提醒,內在資源建立,其實使用了催眠的語言。懷著好奇,想進一步了解催眠語言,參加了艾瑞克森催眠大師班外圈。課程中收到與內在資源建立有關的兩個禮物,讓我也想分享與需要方向協助自己減壓的朋友。 

西班牙EMDR治療師Natalia Seijo將治療飲食疾患經驗The EMDR Protocol for Eating disorder.其中包含創傷、依附、解離,三個與飲食疾患有關的面向。在治療中將三個要點(見下方),融入於EMDR八個階段的治療。前兩點  是我覺得在準備階段,或是還沒有預備進入處理創傷者,都可以先認識的部分。 
跨越世代的創傷

出生前的創傷 
有些經歷,透過反覆地思索,與其他經驗的連結,才會轉化成自己的養分。今年眼動減敏與歷程更新學會舉辦的解離症治療示範前,Siggy老師講了一個自己的故事,老師的母親是德國人,在二戰之後搬到了澳洲。當時的澳洲人,普遍對於德國有些反感。老師的媽媽,在懷孕的過程經歷了一些辛苦的經歷,剛出生的老師身體也比較孱弱些。Siggy用自己出生前的故事,告訴我們在媽媽子宮裡,我們就可能開始會受到一些影響。(嗯..我家大寶和二寶,出生體重差了一千克,養胎很重要。) 

最近復原過程中,看了Netflix<拳願阿修羅>,轉移下發燒、疼痛的不適。主角在賽場上記起遺忘的武功,逐找回熟悉的感覺,進一步精進自己的技能。許多心理創傷、解離症的診友,也都身懷武功。有的人經商有道能夠日進斗金,有的人在學校是書卷。只是來就診時,當時的狀態就像是忘記武功的主角,啟動了解離的自我防衛機制,來應對日常生活中的狀況。 

吳雅雯醫師 :自8月14日起於診所看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