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Loading...
邊緣性人格以音樂治療協助


文章翻譯與整理-音樂治療

21歲的維若妮卡Veronica)被診斷出邊緣型人格障礙,在音樂治療團體的即興音樂裡,她敲奏大鑼,當她敲奏時,治療師使用鋼琴為她伴奏和音。
你的壓力有多少來自工作


有一次與一位案主進行沙盤治療,那位案主選了幾雙鞋子、擺了一位女孩被好幾雙鞋圍繞著的沙盤,案主描述女孩困擾著不曉得應該穿哪雙鞋,在案主的真實生活中的確有類似的心理困境,無法擁有一個真實的、舒服的自我意象,總是按照別人的眼光做選擇與判斷,常常放棄自己心中所想去符合他人的期待、眼光來決定與行動。


60%解離患者,在傷害自己的過程、前後一段時間會失憶。患者沒有辦法察覺、控制,這些解離部分去做危險的行為。也因此,常常不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這樣的情況,同時可能發生在有暴食症的診友身上。



沒有被發現,受傷的孩子 
看診中,我常擔任分享資訊,與探索身心狀態的偵探(常覺得自己像是華生,福爾摩斯/案主的助手)。憂鬱症的診友提出疑問,為什麼最近比較少服用血清素藥物,開始在夢中,出現被人(有時不是人)追趕的情節,起甚至不清楚有些事情是否真實發生。對我來說,這是一個重要的線索。有可能之前以憂鬱症來治療,其實在憂鬱症的背後,可能有創傷經驗,在沒有藥物的作用下,讓診友察覺到它的影響。 


Haunting Me,魂囚西門的片尾曲,讓我想到去年所讀的解離症專書<The Haunted Self>。 在魂囚西門第一集中,實習心理師與心理師討論到案主,是否可能有解離症,還是遇到鬼,這個也是臨床上困擾我一段時間的問題。或許人心即鬼神的觀點,提供了超越此困境的切入點。以下從解離症的現象出發,來了解心靈,在此情況呈現的一些可能性。


可以自己做的放鬆練習,引導自己進入比較放鬆的狀態。





嘴巴不自主咬緊、肩膀背部緊繃,練習漸進式肌肉放鬆,幫忙這些痠痛僵硬的部位,好好休息一下。內為Youtube音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