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Loading...

 

在地位比較後所引起的自我低估,可能是受過去創傷經驗影響。我們想要向某些人建立情感連結,卻受到權力的濫用導致挫敗,或是被忽視需求、被利用;預期幼時會從大人那邊得到保護及安全感,成年後會得到同儕的支持與認同,結果事與願違而感到震驚,那個被震驚到的部分就是我們的「純真我」(the innocent)

 


 參考資料: The Perceived Informal Support Questionnaire: Validation and Clinical Correlates in People with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Symptoms (2024) Research on Social Work Practice

 


參考資料:EMDR Therapy for Schizophrenia and other psychoses

 



愛與權力的平衡

在日常生活裡,我們與他人建立各種類型的關係。在工作上與您競爭同一個更高職位的同事、過度利用職權處處針對你的主管;又或者是身邊親近的朋友家人,他們給予你滿滿的包容與關心,並且不計回報的對你好。

 

 

佛洛伊德是偵探小說迷,收集許多福爾摩斯的小說。在診間有許多一開始難解的現象,就像是福爾摩斯(來談者)和華生()在找線索。之前好幾次遇到不能夠深呼吸,或是只要專注呼吸就會不舒服的人。最近則是有人遭遇一些事情之後,變的腳不能夠落地。從<尋找穩固之地,Finding Solid Ground>書中提到對身體的畏懼,讓我看到對於這個類型整理得比較清楚的資訊。整理下來加上一點自己的想法留做紀錄。

 

 

亞當‧斯密曾說:「當我們看到別人的手臂或是大腿要被挨打時,我們自然會縮回自己的手臂或是大腿,當對方真的被挨打了,我們會在某種程度上感覺到痛……。」會做出不自覺和無意識的行為,是因為人天生會對他人的痛苦經歷有反應,當我們能夠接受受害者的觀點,便能體驗他的感受,並自動產生同理心;但是當我們對另一個人或群體感到不屑或憤怒時,同理心的產生將會非常困難,容易因此貶低受害者,認為他們是「活該」、「罪有應得的」。

 

<尋找穩固之地,Finding Solid Ground>的第六章,Bethany Brand博士提到觸發管理(Triggers management)。就像之前跟Mark Nickerson老師學習憤怒情緒管理(Anger management)也提到其中一個重點在於觸發因素上工作,這次來整理不同老師的觀點:

 


 

當我們談論創傷治療時,我們經常會提到一種方法:扎根(Grounding)。這是一種幫助我們保持意識專注在當下、減少解離症狀的技巧。然而,並非所有人都願意使用這種方法。為什麼呢? 美國Towson大學的Bethany Brand博士提供了一些她對於為什麼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