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Loading...

 

陳洛涵

難以掌握自己該承擔的情緒與責任界線

我們一邊說「多元」,一方面卻認為「讓人不舒服就是語言暴力」

「別人不舒服的情緒,是我的責任。」,要為別人的情緒負責,由一方承擔另一方的「全部」責任,擔心說出口的話會傷到別人,可能會遭致不成比例的懲罰。瞻前顧後、小心翼翼控管自己要說的話,讓不該承擔的人負起超出界線的責任,避免被人討厭,但卻也讓有些該被追究責任、該為自己情緒負責的人可以就此逃脫,埋葬了那些真心話,看似讓彼此都舒服,但其實也活得越來越不快樂,這就是語言暴力帶來的現象。

 

 


張芷

在每一個必須完成的工作中都存在著有趣的元素找到了樂趣和節奏那這份工作就是個遊戲。                  — 《歡樂滿人間》

        「錯失恐懼」常見於年輕員工身上,他們擔心如果留在目前的工作崗位,可能會錯過更有收穫的工作。在這樣的環境下,他們害怕隨時會被取代,所以特別重視自己是否能在工作中學習新技能。因此領導者可以提供員工定期學習的機會,減少員工的職涯發展焦慮。

 

 


我們常常聽人說
人們因工作過度而垮下來但是實際上十有八九是因為飽受擔憂或焦慮的折磨                                    英國銀行家盧伯克

張芷         

    在這變化快速無常的大環境中,人們對於未來的不確定性劇烈增加,領導者與員工感受到莫大的壓力及焦慮。在 COVID-19被發現之前,工作中的焦慮程度就持續增加,更何況是隨著COVID-19爆發並擴散至全球後的生活,許多工作因此消失,對就業市場造成衝擊,有關工作焦慮的威脅無所不在,因此處理這些問題就變得更為急迫。

 

 

Photo by Clark Gu on Unsplash

陳洛涵

前言

家庭系統所說「你與所有人都是多重人格」,並非是說患有解離性身分障礙,而是解身分障礙者承受過惡劣的虐待,其內在家庭系統比一般人更支離破碎,每一個內在部分都明顯獨立。

 

 

軒轅劍2遊戲畫面

諮商心理師 吳姝俐

  親子間發生衝突的開始,經常都是父母先拒絕孩子的需求,然後孩子做出讓父母抓狂的行為來表達不滿,親子就衝突一觸即發,諮商現場許多父母會表示,親子間已經為了相同事件衝突許久,父母往往不懂,為什麼孩子會一直做出偏差的行為,明明能給孩子的都給了,孩子好像還是不滿意,但其實每個行為的背後,都是在表達不同的情緒,因此親子溝通的開始,如何先接住孩子情緒,就會是親子溝通的關鍵。


 

陳洛涵

家庭系統所說「你與所有人都是多重人格」,並非是說患有解離性身分障礙症,而是解離性身分障礙症患者承受過惡劣的虐待,其內在家庭系統比一般人更支離破碎,每一個內在部分都明顯獨立。

 

 

EMDR創始者Shapiro,認為這是一個基於標準流程,往處理內隱記憶的延伸。依然是遵循著EMDR的八個步驟

 


 

Photo by Claudio Schwarz on Unsplash

2021年,身體經驗創傷療法(Somatic Experiencing, SE)的學習中。帶領的Abi Blakeslee老師提到,有許多不同的方法,可以來與發展性創傷的來談者工作。我把眼光,從對於創傷治療的好奇,再聚焦到學習發展性創傷的不同方法。有時候讓自己很有感覺的學習方式,就是自己當個案。接下來分享兩個從當個案中,記錄下來的學習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