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Loading...

周末參加身體經驗創傷療法(Somatic Experiencing, SE)的團體練習。在夥伴講一小段最近的經驗中,練習去評估與經驗相關的5個元素,分別是感官感受(sensation)、影像 (Image)、行為 (Behavior)、情感(Affect)、意義(Meaning)。重點有三個部分: 
1.聆聽、觀察、詢問,辨認講者/聽者覺察到的元素。 
2.找出哪些元素沒有被提到,或者沒有被講者意識到。(有可能治療師有注意到一些身體的動作、表情,但是來談者沒有意識到) 
3.藉由問問題、回饋給講者,將這些元素帶入講者的意識中。幫助對於(創傷)事件脈絡的了解。 

圖片素材出自 www.wallpapers13.com
圖片素材出自https://www.wallpapers13.com/

門診中有時會有,讓下一位診友等比較久的情況。有時是遇到了不同的內在小孩出現,表面上進來的是一個人,實際上好像看了好幾位。西班牙精神科醫師,同時也是EMDR治療師Anavel Gonzalez著作<It’ not me>,她們醫院精神部創傷與解離團體治療計畫(裡面包含有個別治療、家族治療、團體治療)對於治療歷程中參與者疑問,整理回應成一方面佩服他們辦了這樣的團體,同時也嘗試從他們的經驗中學習。小飛俠彼得潘的故事,書中就用來介紹創傷解離概念從故事中可能比較好想像,發生創傷解離所遇到的經驗。 

 


被批評的候,我們可能會有許多不一樣的感覺和反應。可能有候覺得生氣,有時候覺得無力,有時候會很想逃。不管是哪一種都會造成生活中或多或少的影響。如果這樣的批評是來自於內在的聲音,一天24小時,可能連出門上學工作都會沒有力氣,或是在與人溝通前早就被磨光了耐性。其最常被內在小孩批評的自己,就是可以幫助自己的最佳人選(內在小孩也是自己的一部分)。下面了解愛批評的內在小孩開始,期待逐步邁向建立合作關係 



什麼要幫助內在小孩 
是一個常見的問題。答案,其很單純,就是為了讓現在的生活更好。想想,一始進入診間的期待,可能是想要控制<無法控制的憤怒>,也可能是在憤怒之中的行為,常常<事後感到後悔>。助內在小孩,就能夠帶來改變,改善這些困擾生活的現象 

感謝大雄神救援
診或是心理治療的時間,常遇到對人保持高度懷疑的內在小孩。始我曾經嘗試,要怎麼樣內在小孩相信我! 解這樣的內在小孩,所肩負的任務,以及怎麼樣的方式,能夠比較順利的互動之後,原來關鍵不"爭取"信任。長於複雜性創傷與的西班牙EMDR治療師,Dolores Mosquera,2020年的新書<Working with Voices and Dissociative Parts,這邊翻成:與內在聲音內在小孩一起合作>,裡面有一個章節專門在描述如何與不信任人、對人感到害怕的內在小孩合作,下面簡要說明閱讀心得 

吳雅雯醫師

2018年的英國皇家精神醫學年會中,我聽到一場相當令人動容的演講,是來自一位子女自殺的父母的分享。這位父親的孩子曾經在英國健保NHS的精神醫療系統中接受治療,但是很不幸地最後還是自殺身亡了。他在會場中分享自己陪伴孩子的心路歷程。我記得自己深刻地感受到,在場的精神科醫師們透過聆聽與回應他的敘述,為他集體見證著他的創傷的過程。也可以感受到,對這個父親來說,重建這個敘事與記憶的重要意義。這原本很可能會演變為對專業人員的各種複雜情緒的投射場景,在護持的環境中被轉化成有意義的回饋與學習機會。

徐玟玲 202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