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Loading...


照片拍攝在民生公園的一隅。當時我想透過照片記錄下來,感受到的放鬆。接受訓練時出現一些共同的概念,常讓我眼睛一亮,進一步思索這其中的元素。眼動減敏與歷程更新(EMDR)的治療師 Dolores Mosquera、艾瑞克森催眠的Zeig博士、身體創傷經驗療法(SE) Maggie Kline訓練師,都以各自的語言講述同一件事:不需要強迫自己放鬆。將這個對我很有啟發的想法,與你分享。

[圖片說明] 作者攝於行為藝術家Marina Abramović在哥本哈根Louisiana Museum of Modern Art的個展“The Cleaner”中,20178月。

吳雅雯醫師


我曾經在愛丁堡參與一個藝術治療團體的計畫,名稱是Creative Nurture Group(創意培育團體),目的是幫助曾經經歷創傷的女性。計畫的發起人、也是和我一起帶團體的同事,在傳單中這樣寫著:


最近朋友們大推 Dolores Mosquera的課程。她專門協助邊緣性人格疾患與複雜型創傷來談者,是西班牙的眼動減敏與歷程更新(EMDR)治療師。課程中提到關於如何預備,協助案主增加自己涵容、穩定的能力,與最近上身體創傷經驗療法(SE),有些可以互相結合之處,整理與大家分享。

去年參加生理回饋工作坊,遇到Peper教授。那時候擔任志願的示範個案,體驗到透過改變身體的姿態,花點時間讓自己不用處於急著要幫助別人的緊繃狀態。  


Peter Levine(身體創傷經驗療法, SE的創始者)Steven Porges教授(提出多元迷走神經理論)是超過40年好朋友。在SE中將多元迷走神經理論,以身體系統可能經驗的方式來呈現。對於身心容納的方式,提供一個實際工作中可以參考的地圖。



吳雅雯醫師


記得曾經在『以同情為中心的心理治療』(compassion focused therapy)的臨床訓練中,講師劈頭就說,「以階段為導向的概念應該都已經燒在你們各位的腦袋裡了吧」(”The phased-oriented approach should have all burnt in your head”)!我對「燒」這個字不知怎地特別有感,這樣的說法一直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腦中。最近陸續和處於不同的創傷復原歷程中的個案,討論到開始針對創傷工作的時機。因此,希望邀請大家能一起來思考,「階段性」這樣帶著時間進程的概念。
  音樂引導意象治療Guided Imagery and Music,簡稱GIM)是一種實證性的心理治療由美國的海倫邦妮音樂治療師創立,主要應用於個別治療,希望藉由音樂的引導,帶出個人潛意識中未發現或是不明顯的部分,或是透過音樂的引導,讓個人對自己有更多的認識與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