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Loading...

 

圖片引用自:Brain on the 3D Visual Art through Virtual Reality; Introducing Neuro-Art in a Case Investigation Figure adapted from Beaty et al. 2014: 10.1016/j.neuropsychologia.2014.09.019 under CC license.


周末參加VIP自信催眠師團體督導,提到在治療中一件重要的概念。就是來談者對於所遇到的狀況,心中認為是不會好的,還是覺得會逐漸改善的。在參加Sebern Fisher,一位專精以神經回饋治療創傷解離的美國心理師,工作坊中提到神經回饋的基礎-大腦具有相當的可塑性。而發展性創傷、解離,由早年孩童青少年時期所遭遇到的不適當對待/忽略,進而造成大腦迴路、構造上的影響,能夠透過治療帶來改變。

 


EMDR的創始者Fracine Shapiro,認為造成症狀的原因,是有著造成症狀的記憶(pathogenic memory)。要處理的記憶,在時間軸上的位置不同,有不同的因應方式。在時間軸上,可以從最早到最近,分成發展期的創傷(甚至在孩子發展出語言之前,或是可能是在母親的子宮內,常無法以語言來明確描述這段時期的記憶)、過去遇到的創傷經驗、持續進行中的創傷經驗、現在會促發創傷經驗的情境。墨西哥的 Jarero博士,發展一系列針對剛發生的創傷經驗(急性壓力反應)做早期介入,協助穩定身心狀態。以下紀錄在Acute stress syndrome stabilization(ASSYST)中學習到的方法。

 

 

合作取向治療是什麼呢?這幾年與許多不同治療取向的心理師合作,對於各門各派的方式感到好奇。透過蔡伯鑫醫師/合作取向治療訓練師,在小說空橋上的少年中尋找可能的線索。

 

 

//<吳立健心理師>

 


之前看惡夢的治療文獻,提到呼吸中止症可能讓噩夢變得更嚴重。治療呼吸中止症,可能減輕噩夢造成的影響。參考了2019年的回顧文獻,記下幾個學習到的資訊。

Brown fat cell 與機能性高體溫症體溫升高有關


<重要的不是盲目的反複檢查,服用退燒藥,而是針對患者壓力的個別處方>。日本心身科醫師岡孝和教授,專注於與自律神經-壓力-體溫升高相關的研究,也就是俗稱的心因性發燒。在國際期刊、書籍、日本的刊物中都能看到他的筆跡。陸續拜讀了幾篇文獻,做了一點整理。


愛丁堡的創傷中心裡,有性治療師曾在英國學習創傷諮商的吳雅雯醫師,在談到性諮商的話題時告訴我。帶著好奇,在Psychology Today網站上找尋在愛丁堡提供性諮商、創傷的治療師,從性、關係、創傷、成癮,很多不同的觀點/治療學派,來提供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