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Loading...


 歡迎先進來坐

藥師一樣2點上班,需要取藥的診友請稍加等候

 

丹尼斯·克拉斯(Dennis Klass)博士是哀傷輔導領域的專家,在1980年代提出持續連結模型。

 

重要的悲傷模型-持續的連結(continuing bond)

與將悲傷的結果定義與逝者分離不同。從依附角度出發是關係的轉變,發展出持續一生,在哀悼者與已故者間心理上的聯繫。透過儀式紀念所愛的人,傳承他們的衣缽,回憶過往美好的記憶,帶來安慰和持續性的連結。

 


 治療中來談者常會提到不同的聲音,可以從什麼角度來認識這些聲音的【重要性】呢?Joy Silberg提供了一些想法:

 

原本告訴孩子去攻擊的聲音:

🥭一個保護自己免受危險的保鑣

🥭幫助你感受自己的力量

🥭你的憤怒在與你對話

 

 

Mark Nickerson提到EMDR在第四階段的認知交織有類似做法,Bethany的作法則在準備期就開始預備。Jim Knipe提到許多孩子極力把發生的壞事情歸咎在是自己的錯,也是類似的情況。

 

 

Bethany Brand提到她常問創傷來談者:

1.     妳感覺現在是哪一年? 注意感覺常與理智有落差。可能會回答的時間是好幾年前。接下來會透過詢問妳現在開什麼車、用什麼手機來做時間定向。

 


Joyanna Silberg The Child Survivor】,裡面最吸引我的章節是反轉失憶 (reversing amnesia)


試圖忘記去記住

六歲的 Billy描述了遺忘的過程:我試圖忘記去記住。記得很痛苦。它讓我做噩夢。

 

 

閱讀最近在NEJM上許多人討論的The Phantom of the Organ。內容比較是肝臟移植後病人經歷幻覺現象的描述,醫師簡短提到評估。排除了常見需要做鑑別診斷的譫妄、急性壓力反應、藥物副作用。(病人清醒、定向準確、邏輯沒問題)

 

 

創傷會傳遞,愛也可以傳遞。在查詢Haunted womb syndrome時偶然看到這篇文獻。

 

「天使記憶」,是個人對童年照顧者愛的時刻的正面回憶。例如:「小時候我做了可怕的噩夢,我媽媽會抱著我。我記得媽媽讓我感覺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