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Loading...

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CPTSD)的來談者問我,有什麼治療方式? 我們正在進行的方式是最好的方式嗎?我回應了第一個問題的一部分: 眼動減敏與歷程更新(EMDR)是治療的方式之一。至於第二個問題,關於不同治療方式PK,或是同個方法(裡面不同設定的差異),正進行這樣的研究。EMDR用在治療CPTSD的回顧性論文,提供了EMDR做為第一線治療的資料,以及關於CPTSD治療前是否需要穩定階段的觀點。後者是我覺得比較有趣,對於治療步驟的一些反思。 

死藤水 (Ayahuasca) 是否能治療創傷,是來談者想了解的事情。對死藤水我印象止於神話心理學中,提到薩滿巫醫治療使用的藥物。查詢Google學術搜尋,關於死藤水與創傷後壓力症(PTSD)的資料。回顧文獻中提到一些機制,或許可以做為參考。 

暴食症、夜食症的診友。常遇到的難題是:真的很想吃。只是其實不需要吃到那麼多,或者其實沒有那麼餓(可能睡前才吃過晚餐,睡覺中又想起來吃)。 想吃的訊號有些線索,EMDR治療師Renee Beer分享,可以從過去經驗、現在促發情境、未來的期待來找尋切入點 

吳立健心理師

這篇文章其實很久以前就想寫了,但因(ㄊㄨㄛ)(ㄍㄠˇ)耽擱。今天我們來談談腦內聲音與part的概念。來談話的案主中,有非常大比例的人腦袋中會有一些「聲音」。扣除掉腦部功能的器質性病變(腦部功能問題太複雜先不提!!),那聲音從哪裡來呢?又會說些什麼?

許多診友,共同的問題:不知道原因的情緒、反應要怎麼找尋線索,怎麼治療?在眼動減敏與歷程更新(EMDR)的治療中,可以概念化為兩種,一種是減少症狀,另一種是完整治療。像是強迫症治療、急性壓力反應,可能可以從減少症狀的模式來著手。而EMDR訓練手冊中提到,複雜性創傷、解離可能就要以完整治療模式來工作。 


82年生的金智英),網路上介紹她會變成自己的媽媽、奶奶,勾起我的好奇心。劇中她起床,問先生昨天晚上自己是否有喝酒。對於自己吃或喝了什麼,只有模糊的印象,或完全沒有印象,是許多覺得自己可能有暴食、夜食的來談者,常見的疑問。

不只用邏輯腦 
身體創傷經驗療法(somatic experiencing,SE),督導分享一個自己的治療故事。有位女士來做個案,過程中很快不間斷的,想要將許多資訊提供出來。督導幾次邀請她,可以稍微慢下來,在過程中可以帶著對於身體、情緒的覺察。女士有點不解,為什麼治療師不能讓她暢所欲言。其實在與創傷經驗工作,除了描述事件會用的邏輯腦(新皮質層)、同時開啟情緒腦及爬蟲類腦,讓自己可以從整個神經系統(語言+非語言部分),來幫助自己療創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