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Loading...

 

閱讀Arielle Schwartz博士的中文譯作<創傷療癒手冊>時,我照著自己的習慣,先看看推薦序,像是參考其他人看到書中的亮點。胡嘉琪博士在序中,提到一個已經死掉的內在小孩。做為書中描述,長期深度的憂鬱類型的臨床經驗分享。關於死掉的內在小孩,在早期創傷療癒<When There Are No Words>,作者Sandra Paulsen的課程中也有提到類似的<Dead baby Part>。問題是,怎麼協助這樣的內在小孩呢?

 



2021年演化心理治療大會,Michael Yapko,薩德博士40年的同事,也是知名的催眠心理師有數場演講。第一場就打中我,以他的新書,Mindfulness and Hypnosis: The Power of Suggestion to Transform Experience,在採訪許多位正念冥想的老師與練習之後,結合自身對催眠的功力,點出數個催眠與正念之間相似,或是看似相對,但仍有異曲同工之處。對於李醫師自己,在整合不同取向的治療,大有幫助。

 

 想像一下,如果有一天,發現到自己好像置身虛擬世界。在裡面做事情,都像是被安排好的機械化動作。日復一日,感受不到生活的樂趣。理智上知道有事情要做,卻提不起勁,想要放置到最後一刻。該怎麼脫離電池人,重回現實世界。整理一下最近臨床工作中,運用所學的幾個元素。 

 

 

文字整理:張芷菱

        嬰兒室內的哭叫聲、雨水落在遮雨棚上的滴答聲、又或者是馬路上汽機車呼嘯而過的引擎聲,都可以稱做是音樂。音樂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隨處可見,被每個人賦予不同的意義,甚至音樂還能用來當作治療的媒材,你會好奇這之中究竟是怎麼運作的嗎?這次很榮幸邀請到黃詠恩音樂治療師,與我們一同分享音樂治療的奧妙,讓大家對這個領域能有更多認識與理解。

 

和有複雜性創傷、解離的來談者工作時,要留意有攻擊性、自傷、自殺的部分。即使一開始沒有現身,也需要主動去尋找看看。化學反應中有速率限制步驟,心理治療中這些部分,同樣扮演影響治療效果的重要地位。

 

 文字整理:張芷菱

        每個人的一生中,或多或少都曾經有過作夢的經驗,有時候夢境會真實到令人瞠目結舌,有時候夢境會奇幻到令人匪夷所思,甚至也有可能在夢中流淚、大叫、拳打腳踢,在醒過來的那剎那才意識到自己剛剛確實做出了夢境中的舉動。你好奇為甚麼會做夢嗎?你會想瞭解夢所代表的意義嗎?很開心可以邀請到周大為心理師就自身學習與實務的經驗來分享夢工作,讓大家對於這個神奇的領域能夠一探究竟。因為大為心理師是以榮格分析取向進行夢工作,所以本篇文章也將會以榮格取向的夢工作來介紹。

 

 

Katie O’Shea 最初發展早期創傷治療(early trauma approach),邀請 Sandra Paulsen 一起合作,將內在小孩(ego states)、身體取向的治療、解離等元素加入。這邊主要是介紹Katie O’Shea的版本。

 

 /陳昭慧

今天邀請的是李汶軒心理師跟我們分享他在長照中如何協助照顧者減壓的方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