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Loading...

EMDR眼動減敏與歷程更新 與 成癮

//<吳立健心理師>

讀了「對成癮行為不再有興趣」後,突然想要補充一下(建議先看完對成癮行為不再有興趣)。這裡面除了EMDR的標準程序外,多提到了Feeling State Therapy(感覺狀態療法)DeTUR(對促發情境、渴求減敏感)兩種程序。


Feeling State Therapy(以下簡稱FST)是從連結成癮行為與正向情緒感受,之後測量其關聯強度(0~10),再進行雙側刺激來減敏。因為我沒有實際用過FST所以就不班門弄斧的詳細介紹了。另一個程序DeTUR( Desensitization of Triggers and Urges reprocessing)簡單的來說,就是



  1. 先深植入未來正向、令成癮者感到舒服、有意義的正向感受(當然是不使用成癮物質的正向感受,你一直酗酒很舒服那種正向不算喔!!是非使用這些物質有的正向感受,EX:我是個好媽媽、我可以讓兒子驕傲、我可以抬頭挺胸上班了,此類的正向感受。)

  2. 植入完正向感受後,找出日常生活中可能引起你注意、甚至重覆成癮行為的刺激(EX:想戒菸的人,每次走到超商看到菸都想買,這就是刺激驅力。有賭癮的人,在街上看到彩券行就會想走進去下注,這也是刺激驅力;要減肥的人路上看到雞排攤,這還是刺激驅力。是的,對於有成癮行為的人來說,到處都是刺激驅力!!!)DeTUR的一個重要步驟就是找出你想戒除的成癮行為,日常生活中容易出現的刺激驅力,實際上有成癮的人只要接受到這些刺激,大腦容易失去理性,只要想接受這些刺激。這時候你的意志力大概就跟衛生紙一樣,軟綿綿不堪一擊。

  3. 針對設定好的日常生活容易出現的刺激驅力,進行雙側刺激減敏。當然除了這三項之外,前後還有很多步驟,為了閱讀方便短摘了這三個大工作項目。

關於DeTUR的介紹可以看一下「人生事務所~吳立健心理師」裡面的介紹。

回到關於癮的部分,我從Jim KnipeRobert Miller 的說法中看見一個共同點,我們大腦有時候會產生不適當的正向感受(Jim稱為Level of Positive Affect ,LOPARobert則是用類似的概念稱為positive feeling StatePS:兩個概念不完全一樣,但我認為有點類似)我們可以發現有些時候我們在想到成癮行為或物質(沒錯光是用想的),就會產生欣快感。這樣的欣快感會影響大腦運作,因此當我們讓這快感浮現(LOPAPFS),再針對這快感進行雙側刺激,有可能讓這不正當的快感下降。猶如我們提到成癮行為會產生不正當的快感,眼尖的網友可能也會發現之前的舊聞「愛情鬼遮眼」中也會產生這樣的快感(其實LOPA這觀念在愛情鬼遮眼一文中就曾經出現過了~是有多想要介紹這鬼遮眼!!!)。我們的大腦容易對於一些生活上的刺激產生不適當的愉悅快感,不論是想要有成癮行為(抽菸、酗酒等)或是愛情鬼遮眼要留在另一半身邊,這些愉悅欣快感都會阻礙我們的正常生活。案主有時會因為太愉快了,而不想戒除成癮行為(EX:享受賭博刺激,而不想戒賭;懷念抽菸的樂趣,不想真的戒菸)我在進行EMDR時有時依照Jim Knipe治療LOPA的方式,直接對不適當正向情緒感受進行雙側刺激,減少不正當的正向感受,繼而增加戒癮動機(EX:一開始很想要抽菸的案主,對於抽菸的正向感受有10分,然後請他保持這10分的愉悅,進行眼動。之後案主可能會產生擔心孩子的健康,而想戒菸的想法);有時候透過談話取得案主的共識後,再使用DeTUR來戒除成癮行為,需要依案主的狀況來評估如何治療。成癮的戒除需要先強化動機,之後再使用EMDR的程序,才能有效協助案主遠離成癮。


參考資料:


EMDR Toolbox by Jim Kni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