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Loading...

可以運用在藝術治療的媒材種類甚多,而光是單一種媒材,就可因不同操作方式而變化萬端。若治療師能因應當事者的心理動力、因人而異地量身運用媒材,就能讓媒材發生千變萬化的療癒力,以下簡潔分享三個案例。

 又逢中秋佳節,我想起幾年前關於雲林斗六鎮北地區的文旦,用「要死不活」術打敗了麻豆文旦的一則報導(商周1346: p.782013/9/16):


應台灣眼動減敏與歷程更新學會邀約,舉辦推廣講座。與前兩次不同的是,之前主要以社區民眾為主。這次來的多為助人工作者,有心理師、社工師、職能治療師。有感眼動減敏與歷程更新(以下簡稱EMDR)在台灣逐步被看見,治療師有興趣了解,考慮將此方法加入到治療工具箱中。以下將講座內容精簡後,與大家分享。

咖啡會退奶,珍奶會脹奶。今天泌乳師學的(護理師背景,在乳房外科受訓練,專門於協助媽媽泌乳的專家。)對於我這個不同科別的醫療人員,是全新的學習。如何跟內在小孩說話,對於診友來說,甚至有可能是接近於在講鬼故事(或是覺得醫師有點不正常)。不過對於想要開始照顧自己,照顧長期被忽略的內在小孩,卻是很重要的一步。  


畢業的這幾年,陸陸續續經常被問到如何在台灣學習藝術治療,以及未來的發展如何,這是個很集體、也很個人的問題,因為台灣藝術治療的環境不斷在變化,而大家也必然走在自己獨特學習的道路上,我只能以我的經驗來分享給大家,希望能給出一點線索和對自己追尋的火花,我想這會是最重要的。

叮叮叮,播電話,想跟奶奶說說話。這是三歲女兒常聽兒歌的一句歌詞。外在對象有實體,可以透過有形的方式來聯繫。那如果對象換成是內在小孩呢? 有時候,與內在小孩彼此素未謀面,也不知道怎麼碰面。當嘗試寫信/日記沒有內在小孩想看(也有診友試過便利貼),或是還找不到安全的內在環境,與內在小孩見面時。這時候,透過內在小孩所連結的症狀,就是他們留下來聯繫的電話號碼。


常在眼動減敏與歷程更新的準備階段,要與案主一起找尋心中的安全地。一般來說,會建議可以想想過去曾經去過/看過/想像中,覺得安全/平靜/平安的地方。對於過往經歷各種負面的經驗的診友,可能很難找到這樣的一個地方(或者找到,但是又與負面感受有所連結)EMDR督導建議我,可以試試看,透過彼得潘的故事來幫忙,創造出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安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