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Loading...

減少回憶往事的痛苦--快閃技巧介紹


有些記憶令人太痛苦,很難維持心情平靜面對,甚至在治療中可能會無法承受。Philip Manfiled博士發展新的技巧,協助我們減少面對創傷記憶時的痛苦。文章為參考其2017年發表的期刊文獻,所做的整理。

預期錯誤,帶來改變
對於被制約的害怕反應,如果能夠對於引起此反應的記憶,可以伴隨著預期錯誤(例如: 感受到我現在很安全。與我會被傷害。)可能可以讓被更改的記憶,可以取代原本的記憶。有診友告訴我,過往她是不相信有人會願意幫助她的,直到心理師,即使在家人生病住院,自己需要陪病與工作兩頭奔波,仍讓願意抽空保持聯繫。她感覺到有人,是真正願意關心自己,也翻轉了原先對於人際關係的想像。

記憶提取,只要極短暫時間
將記憶從長期記憶提取,進入工作記憶,至少需要多久的時間?有研究證明,只要4毫秒(4 千分之一秒),就足夠。除此之外,少於37毫秒的視覺刺激,則很難被意識察覺到。Mansfield博士藉此,推測很可能對於來自長期記憶的刺激,可能也會有類似的情況。也因此發展出新的治療技巧,利用夠短的時間,快速提取創傷記憶,再很快的回到平靜的感覺。再還沒有足夠時間感受到原本記憶,所伴隨的痛苦感受,即回到平靜感覺,產生預期錯誤,帶來改變。

Flash Technique(快閃技巧)
在眼動減敏與歷程更新(EMDR)準備期,使用快閃技巧來做為減少困擾記憶的痛苦,讓接下來標準的EMDR治療可以順利的進行。對於在進入記憶時,會產生解離症狀,或是可能會有太多無法負荷的情緒者,可以考慮來使用。使用快閃技巧,可以讓患者,不會再對於進入要處理的記憶,會有太多的抗拒。對於患者來說,快閃技巧是一個可以減少記憶所帶來的痛苦,又不需要去想到這個記憶的方式。快閃技巧大概需要10~45分鐘的時間。

從內在資源/中性的狀態開始
在一個記憶開始啟動之前,會要求患者先從一個自己的內在資源,或是一個比較中性的狀態開始。治療者可以協助案主,建立一個安全地或是平靜的場所,在進入快閃技巧之前可以專注在安全/平靜的感受。

當準備好之後,請患者在閃過記憶的一瞬間後,當他再回到自己的內在資源/中性的狀態,可以提醒治療者知道。在快閃技巧之前,以及快閃技巧當中,雙側刺激(BLS)可以用來引導,做慢速的眼動。(每次左右來回大約2-3秒) 整個流程大概在4~5次眼動來回後結束,患者可能在第3或第四次眼動來回時,會開始進入記憶。

保持快閃技巧時間簡短
要事先提醒,不要在快閃技巧之前去想這個記憶。而是當準備好之後,在很短的時間(一秒之內的時間)去想這個記憶,然後就回到內在資源/中性的狀態。可以用閃爍,或是模糊來形容快閃技巧。快閃技巧中最常見的錯誤,就是太長的時間去接觸記憶,會造成比預期更多的困擾。過多的害怕,或是無法負荷的情緒,可能會讓接受治療者比較容易解離。

潛意識的刺激
在Mansfield博士過去的研究中,發現如果刺激停留到足夠讓案主辨識到,不會有心理上的效果。(對我來說是新的資訊)他發現要有效果,訊息需要夠簡短,讓人還沒有意識到這個訊息,以及沒有辦法產生防衛。在快閃技巧中,當時間短暫到讓案主沒有時間,去清楚回想到記憶,可能會有最好的效果。

在經過一次的快閃技巧後,治療者不會去詢問困擾的程度,也不會去問注意到了什麼。這些問題可能都會讓案主去想到困擾的事情,就破壞了快閃技巧本來的意圖。當案主可以短暫進入記憶,接著回到內在資源/中性的狀態也沒有困難,數次之後,治療者可以引導案主,將每次流程調整為,進出記憶三次。再邀請案主注意看看,是否原本記憶的困擾程度,是否有所不同。如果困擾的程度有減少很多,可以評估看看是否進入眼動減敏與歷程更新的標準流程。

改變,從了解開始
快閃技巧是設計來讓患者,可以減少記憶所造成的痛苦。治療師需要提醒患者,接觸記憶的時間短,可以讓他們沒有時間不舒服、沒時間帶出具體的畫面、沒時間出現負面的想法。經由詳細的說明,患者可能會比較願意來嘗試接觸,過去不願意提起的記憶。經由大約6~12組的練習,可以減少記憶的困擾程度,讓眼動減敏與歷程更新可以順利進行。

我想到的問題,工作坊中的學習:
1.    不要在快閃技巧前,去想記憶--有時候在一開始蒐集生活史,就會無意間碰觸到記憶。在臨床樣貌整理時,就會討論從哪個主題,哪個事件開始。我目前想到的,可能是請案主,不用太仔細認真去想關於這個事件,記憶的細節。要完全不想到,可能有點困難。
>>針對讓案主以很短的時間碰觸記憶,提供了幾個引導:
*利用一眨眼的時間,很快的進出記憶。
*快到好像手很快通過蠟燭上的火焰,快到沒有感覺。
*就像稍微打開一點門縫,馬上又把門關起來。
*就好像輕輕點一下APP,但是APP沒有開啟。
*就像往特定的記憶走過去,走到一半就折回來到平靜的地方。
*想像從來沒有離開過安全地,只有稍微注意到目標記憶。
*從很遠的地方看記憶了,距離太晚以致於看不到細節。

2.    有時候記憶,可能是很快地會連結到一些身體的反應。有時候很常剛提及事件,在有一些想法情緒之前,有些案主的身體反應就先出現了。文獻中有提及,對於高度解離,沒有辦法感受到足夠平靜、安全的案主,可能不適合採用快閃技巧。是否太多身體反應,可能也要注意在這個時候,此技巧的適用性。
>>Philip 的回應:It is ideal for that because you don't have the connect with the memory at all。 (這是很理想的一種使用情況,因為你不需要跟記憶做連結。)

參考資料:
Use of the Flash Technique in EMDR Therapy:Four Case Examples (2017)Journal of EMDR Practice and Re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