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Loading...

發展與食物的新關係 | EMDR Toolbox

 



最近在診間,常常出現食物與酒的話題。其中一個常出現的連結,是與它們相連結的一些負面的感覺、想法,甚至是內在會有矛盾,既想吃同時也覺得吃是不好的。

 

最近在整理EMDR治療師Jim Knipe的資料,為了上課做準備。看到一小段逐字稿,有些想法,先記錄下來,或許可以在治療中應用看看。

 

之前我比較常使用的部分是LOU (Level of urge,渴求程度)

例如:在與酒的關係中,有時候會覺得酒很想喝,喝了停步下來的情境下。會請來談者評估特定情境,想喝的程度。再請來提取這個情境的記憶,同時注意想喝的程度,加入雙側刺激。

 

有來談者分享,現在有時候會特定想吃些巧克力製品。這些其實不是現在長大的自己平常會想吃的,但是當那個想吃的慾望來的時候,一方面會覺得很有罪惡感(會變胖..想到過去家人說長大了就不能像小時候一樣吃法),一方面也很難控制。我想到以前心理學中,提到的大象的故事,當越要人們不要想大象時,大象又更常會出現在腦中。

 

如果在治療中,可能就可以來利用上面辨認到的,一個可能的關鍵/產生轉變的時刻。針對記得家人說的話的部分,評估Level of urge to   Avoid(LOUA,想避開的程度):

–針對記得家人說長大不能吃的部分問的問題–現在010有多少程度(0是完全不會不想,10是超級不想),您真的不想咬一口?

透過雙側刺激,嘗試讓頭腦可以重新整理經驗,讓食物的感覺回到比較中性,不用在吃東西的時候連結到罪惡感。

 

透過處理與食物相關的理想化/失功能的正向情緒/負向情緒,在面對食物的時候,或許可以比較單純的來品嘗食物帶來的滋味。

 

參考資料:

EMDR Toolbox 2nd edition written by Jim Knipe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