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Loading...

BJ 故事後續討論 | 複雜性創傷的治療考量

 


BJ的夜間解離故事,後面有幾位專家的心得分享,從不同面向來看看怎麼樣來支持遇到解離現象的孩子。邊看邊筆記,李醫師也想想與自己的臨床經驗怎麼結合。

 

Joyanna Silberg, 博士

辨認開始發生解離,那個時刻的感覺和想法,預測解離的發生。

 

李醫師觀點:

從過去學習辯證行為治療中的行為分析/鎖鏈分析,到在EMDR中辨認現在的促發情境,或是身體經驗創傷療法中在時間上不同點工作,都有類似之處。可能會詢問,什麼時候,特別容易發生解離。或是在解離前,留意看看,當注意到那個時刻,現在(身體)會留意到什麼。

 

Ricky Greenwald, 心理師

 在創傷處理中需要有一點點的喚醒 (Minimum Level of Arousal).真的嗎?

Ricky提到在至少一個動物研究,發現用化學物質中斷創傷記憶相關的喚醒,不會影響成功的治療。也有個案報告,關於Flash technique的有效性。新的創傷療癒方式,需要提取記憶,但是不用與記憶相關的情緒喚醒(emotional arousal)

 

之前整理關於:Flash technique的的資訊。另外荷蘭的心理師Ad de JonghEMDR 2.0的創始者,也嘗試用增加工作記憶的負擔,來減少記憶處理中痛苦的部分。 身體經驗創傷療法的創始者,Peter Levine,在與911生還者工作的影片中,對於發展能夠稍微觸碰一下情緒,不是完全避開,就能夠穿越.

 

在創傷工作之前,應該要先建立穩定與適應技巧.真的嗎?

傳統的建議的確是如此,但是也有人懷疑其證據。抱持懷疑者的論點,是因為來談者的不穩定,正是來自於他們的創傷。化解創傷相對於所謂的穩定技巧,可以帶來更有效的穩定。

 

李醫師在訓練當中,學習依照每一次來談者的狀態,或許有時候要先建立一些資源,有時候可以拜訪一點創傷的漩渦,甚至有時候可以深入一點。

 

當來談者可以因應他們的創傷,治療就完成了.真的嗎?

臨床上,創傷治療(EMDRprogressive counting)促發記憶重新固化。對於是在症狀消失了,或是要等到所有創傷記憶都處理了(做為預防未來脆弱性)才結束治療。

 

最近在接受督導時,提醒可以對於來的期待先釐清。或許有些人期待症狀解除,有些人想要的更多,就照每個人的需求來設計治療計畫。

 

Monique ,醫師

藥物應用在不同的症狀群。例如SSEI中的setraline,paroxetine,美國FDA核准用來治療成人PTSD, 對於成人fluoxetine citalopram fluvoxamine也都有效果的研究報告,對於PTSD治療中要注意的是,對於迴避和麻木症狀的效用比較少。沒有藥物特別核准用在孩子的PTSD(治療上遇到的一個難點,沒有藥廠去把對於孩子PTSD的適應症申請出來)。特定症狀的治療(失眠、攻擊性、煩燥),可以改善生活品質。

 

BJ的故事中,用了幾個種類的精神藥物,來穩定身心,以利記憶處理的療程。Clonidinequetiapine/olanzapine用在晚上做為鎮靜、減少生理激發。在PTSD的三個面向症狀群中,以過度激發是藥物最可以來調節的部分。Clonidine除了晚上的作用,也有對於減少驚嚇反應, 改善焦慮、專注,對於兒童PTSD的作用。Propranolol也在白天用來減少過度激發。

 

以前李醫師在馬偕訓練的過程,雖然醫院有clonidine這個品項,但是當時對於這個藥物會可能想睡,但又可以改善專注有點納悶。最近聽到診友分享,一開始因為注意力無法集中來看診,後續再呼吸練習中放鬆下來,有時候放鬆的確想睡覺,有時候放鬆下來也比較容易專心,似乎解答了原本心中的疑惑。

 

參考資料:

Ambushed by Memories of Trauma: Memory-Processing Interventions in an Adolescent Boy with Nocturnal Dissociative Episodes (2018) Harvard Review of Psychiatry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