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Loading...

暴食、厭食與童年負面經驗


網路上提的各種減肥節食法,都試過了。各種藥物、健康食品也持續吃了幾年。可能還找了健身教練,進行緊湊的訓練。但是殘酷的現實,是很難持續維持體重,或很難維持健康的飲食、生活。可能心中不斷批評自己,甚至出現想要放棄,好像做甚麼努力都沒有用。


記錄下你最近一個月的伙食費。假設每天會有一餐吃特別多(像是3個便當、數人份的飲食)。假設每個便當100元。代表每個月,你花了近一萬元,讓自己離節食、減重的目標越離越遠。

夢遊的復胖病人,是<深井效應>裡的一個真人故事。描述一個努力減重,又開始復胖的護理師。與醫師一起發現,發胖的開始,與遇到騷擾有關。減重後,又面臨類似困擾,身體又再度啟動(發胖)的保護機制。

一直吃,停不下來
門診中,也有診友用自己的故事,來教會我其中的連結。有診友把藥物中,治療暴食症的,吃過一輪,卻沒有見到很好的效果。逐漸累積信任的關係後,開始往內在探索,發現原來吃東西,從學生時代起,就承擔了減輕壓力的重責大任。

童年負面經驗與厭食暴食
法國蒙佩利爾大學醫院,2016一項童年負面經驗與飲食疾患的研究,發現情緒虐待與攝取大量食物、對於體重/身材的擔心、日常生活功能受到影響有關。身體虐待,則與攝取大量食物有關。童年所遇到的負面經驗越多,在飲食上產生的問題也越嚴重。

ACEs開始,深入個人的經驗
EMDR的評估期,會請案主評估ACEs(童年負面經驗)。在與案主一起討論填答內容時,有好幾個人告訴我,這份問卷讓他們開始思索童年的經驗。雖然可能ACEs可能只有1~2分,但是他們述說的個人經驗,卻是治療中的重要資訊。

童年看似微小,卻對人生影響巨大的時刻
有診友告訴我,童年父母從來沒有買過冰淇淋給他。我看了一下問卷,在第四題: 你覺得家裡沒人愛你、認為你是重要或特別的,或是你覺得家人不彼此照料、彼此間不親近或是支持對方?他沒有選<>針對這樣的疑惑,督導提醒我要注意<Deprivation, 缺乏/匱乏>對他來說,沒有冰淇淋可能不到沒人愛這麼嚴重,但是卻是他童年的一個遺憾。這樣子的童年經驗,以成人來說看似微小,卻是對人生影響巨大的時刻。

現在的正處於選擇的時刻。我們可以繼續原本習慣的方法,過一樣的生活。或者,我們想要不一樣的生活方式,想要讓自己更健康,就要做出不一樣的選擇。改變的起點,就從與治療者一起,探索童年負面經驗開始。

參考資料:
1.    深井效應
2.   Associations between adverse childhood experiences and 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eating disorders (2016) Scientific Repo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