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Loading...

與四種內在小孩對話



在診間,常有診友臉上帶著困惑的表情,掛著兩行眼淚,告訴我他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為什麼沒事情仍然停止不住淚水。有些甚至在路上行走、再搭乘捷運,都會不分場合時間,出現類似的情況。


是內在小孩在哭泣
前面文章我們提過,如何與內在小孩聯繫(如何跟內在小孩說話 也許不只有孩子),以及為什麼要與內在小孩聯繫的原因(內在小孩睡不著 安撫孩子的方法)

每個父母生出來的孩子都不一樣,心裡每一個內在小孩也都各自不相同。孔子說:因材施教。對於不同類型的內在小孩,也需要有不同的應對方式。

以下分別就4種不同類型的內在小孩互動方式做介紹:
1.    形似傷害過我們的
2.    要保護我們的
3.    像是小孩子的
4.    有智慧的

形似傷害過我們的:
有長期遭到霸凌的診友,分享自己內在的觀察。曾經的他,都是屬於遵守父母的教誨,不做傷害人的事情,卻一直受到同學的欺負。到了某一天,他在朋友的鼓譟下,動手報復了傷害過他的人。他感覺,從那個時候開始,他似乎跨過了一條界線。心理面有一部分,對於傷害別人不會感覺到內疚。

形似傷害我們的內在小孩(也可以代換成解離症裡面的加害者部分, imaginary perpetrator part),對於大部分的診友,甚至是大部分診友心裡的其他內在小孩來說,一開始多半都很抗拒。需要治療師/身邊願意協助的親友反覆提醒,這位形似傷害我們的內在小孩,以前協助我們承擔了難以忍受的創傷經驗,讓我們得以生存。(這位內在小孩,以相信自己是加害者的方式,來承擔創傷記憶。)

逐步的協助,從對於時間以及現實/記憶中的錯置中回到現在(了解現在的時間已經安全,來自於過往痛苦的記憶在干擾現在的生活)。一旦內在的小孩可以分別,不需要在內在為此彼此對抗。就像是復仇者聯盟中的成員不用再內耗,可以一起合作,更有效能的解決問題。

要保護我們的(以吵架、戰鬥的方式):
與形似傷害過我們的內在小孩工作的要點,許多也適用於與要保護我們的內在小孩工作。許多診友或身邊的親友,會抱怨有一個愛吵架的內在小孩,會出來找人吵架。進一步詢問當時狀況,常常可以還給這個要保護我們的部分清白。常見是平常診友可能不太會表達自己的想法、情緒,遇到被欺負的情況,這個部分就跳出來,替他們來捍衛自己的權益。

治療師要協助這個,要保護我們的內在小孩,試試看在治療關係中感受到安全。嘗試將憤怒的情緒,轉換成適當的表達方式,讓目標能夠達成。(例如: 表達自己的想法,讓對方能夠了解。或是設定好人際界線,提醒對方不要踩線。)這個步驟,甚至可以邀請內在的其他兄弟姊妹,可以一起來協助面對所感受到的情緒,一起來幫忙。

與像是小孩子的部分工作
與這個部份工作,需要特別注意治療的步調。如果太躁進,可能會引起其他部分的反彈,尤其是那些儘量避免與人有深入關係的部分。

沒有好不好,只有適不適合你的身體。  
--Body balance 練習時老師的提醒   

進入治療的歷程中,很多診友會要求快速的處理創傷記憶。這樣沒有尊重不同解離部分,彼此可以接受步調的作法。之前李醫師曾有慘痛的經驗,診友處理記憶的歷程一次之後,回去身心狀況反而出現極大的反彈,甚至治療就因此中止。現在面對有愈複雜創傷經驗的診友,反而會更加強調,步調可能要更慢。

與有智慧的部分工作
內在有睿智的部分,可能會以形似過往經驗中,很有智慧的人來呈現。只是,常常他們所給予智慧的建議,不僅限於過往記憶中的回放,而是根據此時所遇到的情況,給予及時適切的提醒。

他們可能會幫助不同部分,彼此合作。藉由這樣有智慧的部份的幫忙,診友可以逐漸發展出對於自己的信任,減少對於治療者過多的依賴。在Linehan教授發展的辯證行為療法,裡面所提到的<智慧心>,可能也有異曲同工之妙。

與內在小孩建立關係,治療才剛要開始
從一開始建立治療關係,到嘗試減少替代行為(類似DBT裡干擾治療的行為),接著與內在小孩建立關係。這些步驟走完,才正準備要開始,進行處理記憶(EMDR中的記憶更新步驟)。一次一小步,循序漸進,是督導反覆提醒,也是這幾年在進行治療中親身體驗到的。就如同瑜珈練習時,過度強調高強度的動作,卻忽略身體可能還太緊。那可能在獲得身心平衡的感受之前,身體就會先蒙受運動傷害了。或許一次一小部分,期待我們可以一起逐步了解如何協助內在孩子,療癒心靈的傷。

參考資料:
The Haunted Self written by Van der H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