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Loading...

不適用解離會議桌的時機:恐懼與信任的平衡

 


最近上的解離症治療工作坊,第二位講者Kathy Steele同樣帶來滿滿的乾貨。記錄三個我自己學習的重點。

 

不適合開解離會議桌的情況

解離會議桌(Dissociative table technique)是由Fraser所發表的技巧。在EMDR中被用在協助成人自我與其他部分的自我相遇,進一步促成內在溝通。

Kathy提到面對解離症來談者,如果來談者的成人自我本身是對不同部分有許多的畏懼。這樣的時間點以解離會議桌的方式邀請不同部分都來到會議桌前,可能會造成大混亂,或者是沒有任何夥伴出現。我反思自己過去使用解離會議桌的經驗,畏懼是其中的重點。

 

數年前剛學到這個方法,邀請一位病情有點撲朔迷離的住院病友試試。在門診中的描述有很高的自傷傷人風險,住院中卻是幫助護理師和職能治療老師的模範病友。一度讓許多同仁懷疑我為什麼安排他入院。在會議桌建立後陸續來了許多不同部分的自我,讓我了解了住院前的那些狀態是其來有自。後來我想邀請他也讓護理長能夠認識這些部分,在護理長到場之後,會議室裡變的空無一人。我後來學習到,病友雖然對我有足夠的信任讓我認識這些部分,但是還是畏懼於關係沒有那麼穩固的阿長。

 

 

每次邀請所有的部分來參加

Kathy在每次晤談都邀請所有的部分自我參與。之前訓練則是詢問看看哪些部分今天可以參與,哪些部分今天不想參與有些類似的地方。Kathy想要邀請通往整合的意圖感覺更鮮明,即使一開始願意參加的部分可能不多,期待有越來越多不同的部分可以一起來到當中。而本來的方法則多了些將治療的掌控權交在來談者,讓來談者的不同部分自我知道步調是自己來決定。

 

共同的是強調

所有的部分自我在這裡都是受到歡迎的。All parts are welcome here.

所有的部分自我都受邀來聽來看看。 All parts are invited to watch and listen.

所有的部分自我都可以舉手說停下來,我不想再往前進。停止的訊息會受到重視。

 

出生前與出生心理學工作坊中也有相似練習我需要暫停。(I need pause)當有任何一個同學、助教、老師或翻譯舉手說我需要暫停,這時候團體就會停下來,看看提出暫停的人有什麼話想要說,有什麼樣的需要。等這位舉手的夥伴覺得可以了,團體才會繼續進行。這在界線曾經沒有被重視的來談者身上尤其重要,希望能夠傳達現在所表達的是會被聽見、會被重視。

 

無法時間定向時Kathy的考量

一個極為堅固的保護屏障,用來阻止成年自我或日常生活中的部分接納那些經歷創傷的部分自我。也可能是有一個兒童部分說:嗯,你知道,我現在三歲了,如果我繼續停留在三歲,也許在四歲之前我能夠獲得我想要的東西,但如果我前進到四歲,我將不得不真正面對我未能如願以償的現實。

 

在面對屏障的時候,可以考量畏懼(phobia),其中通常有害怕和羞愧。例如不只是害怕感覺到憤怒,也害怕那憤怒的部分自我,對於自己會生氣感覺到羞愧。(害怕情緒、情緒部分自我、對於情緒感覺到羞愧)。脆弱的自我感覺則是另外一個考量點,是否感覺到自己沒有能夠實現願望的事實對於來談者兒童部分難以承受,而選擇停留在屏障之內。

 

如果對於創傷治療的資訊有興趣,請不要錯過我的新書:解鎖往事陰影,走出複雜性創傷:精神科醫師以EMDRSE療法,陪你擺脫創傷,覺察正向自我,由商周出版。也可以在各大平台上訂購。

 

參考資料

New Developments in the Treatment of Dissociative Disorders: Wisdom from Six Leading Experts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