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Loading...

不需要強迫自己放鬆 | 大師們教導我的治療概念



照片拍攝在民生公園的一隅。當時我想透過照片記錄下來,感受到的放鬆。接受訓練時出現一些共同的概念,常讓我眼睛一亮,進一步思索這其中的元素。眼動減敏與歷程更新(EMDR)的治療師 Dolores Mosquera、艾瑞克森催眠的Zeig博士、身體創傷經驗療法(SE) Maggie Kline訓練師,都以各自的語言講述同一件事:不需要強迫自己放鬆。將這個對我很有啟發的想法,與你分享。


可以在這裡覺得焦慮
Dolores 在評估來談者,已預備好進入創傷經驗的處理時。可以邀請來談者可以在歷程更新的過程中,接受與傷痛同在,而不是治療者要急著把來談者從傷痛中救出來。她分享一段與來談者的對話:我希望你變得比較平靜,如果這是必須發生的。我希望你覺得比較好,如果這個對於這個創傷工作是有幫助的,但不用試著強迫自己感覺比較好。記得EMDR的工作,沒有所謂做錯。就只是嘗試允許它流動。不用試著變得平靜,不用強迫感覺比較好。任何的感覺都是OK的,你可以在這裡覺得焦慮,也可以在這裡覺得很糟。我們會一起來處理這些經驗。

正常能量釋放
Zeig博士在示範中,協助不容易放鬆的來談者。
不容易放鬆是一種警報(alarm),就像是早上鬧鐘(鬧鐘的英文也是alarm) 警報/鬧鐘是非常常見/正常的,就像正常的神經能量釋放,重點是如何關掉鬧鐘。如何調節你的能量,順勢利用能量來支持你達到目標,如果過程中出現放鬆也很棒,但是放鬆不是目標。

引導神經系統釋放
SE訓練中,從創傷經驗所失去的應對能力,也提到需要有意識的從創傷漩渦中,有意識的去滴定、釋放,讓身體有時間去體會、恢復健康的驚嚇/戰逃反應,重新探索現在的環境。

匯聚能量
在歷程中或許不輕鬆,但是神經系統釋放卡住的能量後,生活中將有更豐沛的能量,支持我們面對不容易但值得活的每個日子。

參考資料:
l  EMDR Advanced Trainings - Dolores Mosquera, M.S. EMDR Therapy for 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 and Understanding and Treating Narcissism with EMDR
l  2019薩德博士大師督導班
l  身體創傷經驗療法初階訓練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