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Loading...

心理創傷 治療計畫設計


心理創傷(包含創傷後壓力症、解離症)的診友,在找相關資訊,到來尋求治療之前,會有許多擔心,期待可以讓生活改善,卻又害怕會受到傷害。因此,一個由案主來主責的治療計畫(治療者協助整理、歸納、引導),讓治療過程依照案主可以接受的步調來進行,是很重要的。關於治療計畫中,治療目標可以如何設定,將最近所讀整理供參。



1.    建立安全感
2.    平衡每日生活與治療
3.    設定主要及次要目標
4.    照著計畫前進 GOGOGO

建立安全感:
具體目標:在生活中的某些時刻,可以讓自己感受到安全。以及在治療中,可以感受到與治療師同在的安全感。

在一開始,可能治療師要知道,不用期待受到嚴重創傷解離的案主,會在治療的一開始就能夠建立信任的關係。有的診友約好治療的時間,但是很難準時赴約。她告訴我,在來的路上,身體裡面不同的人格部分,有的告訴她沒病不用看醫師;有的說吃吃藥就好了;也有的說要去找師傅來處理。所以才費了好大的力氣,跟大家溝通之後,才來到診間。

許多不安全的衝動行為,就像是下面影片裏面的消防員,是為了將注意力從難以承受的內在痛苦經驗中轉移開來。可能案主甚至不相信,自己值得感受到安全。也可能其中一部分對於探索內在經驗的恐懼,來自於對於解離人格部分的害怕。可能許多經驗重現(突然在沒有發生事情的狀態下,好像身歷其境,回到過往不愉快的經驗當中)或者是,像是上個段落的例子,聽到許多<聲音>,特別是那些很憤怒、語帶威脅、哭聲,常常讓診友難以承受。


了解案主可能不願意去探索內在的經驗,是治療初期的重要課題。可以透過衛教,協助案主了解這些內在的部分,當時會出現是替我們承擔痛苦的經驗,協助我們能夠生存下來,現在他們可能還是以當時所使用的方式,繼續協助我們(只是沒有考量到時空背景都有所不同了現在我們可以反過來,試著來了解、幫助他們。

平衡每日生活與治療:

常有患者說,我不想管這麼多,我只想要好好睡覺。有時候,為了這個<單純想好好睡覺>,我們需要去了解許多可能負面、難過的經驗,才有辦法達成。除了藥物的部分輔助之外,學習技巧來調節負面經驗所帶來的情緒、創傷後壓力症症狀以及解離症狀,可以相輔相成。另外讓身心穩定下來,也包含要協助患者來了解、試著接受、同理不同的解離人格部分,進一步讓不同部分學習照顧自己的方式,但是不一定要在這個階段就分享彼此的創傷記憶。不過有時候,有限制的整合部分創傷記憶,可能會改善患者的狀況。

有長期跟我一起做眼動減敏及歷程更新(EMDR)的案主,前幾年我還沒有像現在對解離部分的了解,只覺得有些記憶要更新遇到很大的困難,會有很強烈的身體反應,讓治療進展的比較困難。最近逐步與案主一起,來認識內在的不同部分。在更新記憶當中,會注意到同一個記憶,案主會有幾個不同的部分,各自儲存著害怕、憤怒等不同情緒。握有害怕情緒的部分,對於這個事件自己感覺很羞愧;憤怒的部分,對於這個事件感覺當時沒有能力做出更好的選擇。隨著協助各個部份,化解那些困住他們多年的情緒,完成當時未完成的動作,了解現在此時此刻已經不同以往了,記憶才真的過去,不再於現在生活中糾結。

設定主要及次要目標:

主要目標可能是建立治療關係與逐步找回內在/外在的平安。不過這樣的主要目標沒有捷徑可以直接抵達,需要我們耐心一步步拆分成比較小的目標,來逐漸達成。例如與診友討論過創傷、解離的情況。常遇到診友告訴我:我沒有創傷。有的診友,回到家裡查詢資料之後,發現原來她想的是重大的天災人禍,原來還有第二種是指日常人際當中遇到的不愉快經驗(Type II Trauma)。從第二種創傷經驗開始探索,她發現現在所擔心的一種狀況,與過往家裡發生的事情有關。知道可能有甚麼促發的情境/因素之後,進一步可以針對與之相關的負面想法來工作(例如覺得只要遇到類似的情況,一定就會發生不好的事情) 可能就可以逐步克服對於該情境中的恐懼,有了成功經驗累積信心後,進一步可以考慮再往其他的創傷/解離來工作。

照著計畫前進:
有可能會遇到很多阻礙和生活中的危機,讓治療沒有辦法一直朝向目標前進。有時候設定了目標後,身體遇到大大小小的狀況(有遇過診友牙痛、胃痛、骨折..各種身體不適),當天可能就沒有辦法前來,或者可能要針對去看牙、照X光的擔心先來做處理。等到身心狀況逐步安頓下來,再邀請診友可以就所設定的目標,繼續一起來合作。溫和而堅定,照著診友的步調,一步一步向復元邁進。

參考資料:
Treating Trauma-Related Dissociation by Suzette Bo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