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Loading...

折翼之鳥(十一)


第十一話
「這一切都是我想死。」我淡淡地想起這本書。
結訓已經數個月了,那次積極想像的經驗,像是開啟了一扇巨大的門,大水不時地會湧上,在我的心中、腦海氾濫,我必須用力專注才不至滅頂。我的分析師告訴我「治療師是需要高度「自我」功能的職業,而現在的我大部分的心理能量都傾注在這片海洋之中,作為一個治療師保持覺知的減少團體工作是正確的,榮格本人後來也離開教職,只留下個案、丈夫等等維持自我功能的角色。」

我好像找到一塊浮木,雖然我知道自己正處於某個難以說明的狀態,也做了一些功課和督導,這是最讓我安心的說法。好像我現在就是這片海洋的一滴水,我是水,也是海洋,既渺小而又偉大,隨時也可能被淹沒,消失自我在巨大的心靈是如此的脆弱。
而消失就是死亡,這一切都是因為我想死嗎?我問我自己。
或是因為這一切的巨大,讓我無力承受。

Photo by Mark Asthoff on Unsplash
--------------------------------------------------------------------------------
我和瑟魯費了全身的力氣把船推進了水潭,這艘船像是用玻璃做的,透著七彩的光,卻沒有冰冷的觸感,堅硬又柔軟,能將人完整安全的包覆起來,還能提供空氣。我們一群人跳進了船中,船將我們包覆成像是圓球的氣泡,慢慢往下沉入。
氣泡往下沉,但水確是快速地向上流,不知道過了多久,四周水的顏色變得更深更深,但是可以感覺到四週是遼闊的,像是從我們洞穴深潭連結到了一個無邊無際的地方。突然間,咚的一聲,我們的船似乎撞到了甚麼,四周雖然很暗,卻好像從上方隱約透著一些光亮,從玻璃船看出去,隱約中發現我們就在大海的深處,而周圍都是散落的古代遺跡,我們撞到好像是頹圮神廟入口的基石,上面模糊的字似乎寫著:認識你自己。

Port Royal


我和瑟魯互看了一下,太開心了,不自覺地牽起對方的手,手舞足蹈起來,泥偶也不停地跳著,這是我們這段日子,最開心的一刻了,雖然我們對於未來也還是一片茫然未知,但是好像有甚麼像是希望的光芒,暫時地將我們托起,讓我們沉浸在忘我的喜悅中,像是夢一樣的片段,但是我知道這是無比重要的,要好好地記起來,因為這會是在茫茫黑暗中可以支持指引我的星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