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Loading...

解離症治療的預後



關於治療,大家都會想知道需要多久。通常多久(時間長短)會依照治療的目標怎麼訂(有些人只求可以睡著、有些人期待可以專心工作),以及不同的預後因素,會造成達成目標快慢有所不同。

The Haunted self 中有提到預後可以區別為3組。這3組可能隨著治療,會有所變動。


1.     雖然有2,3級結構性解離,患者的ANP(日常生活看似正常的部分)還是有著強大的功能,不論是與內在不同部分的合作,或是應對日常生活和工作。相對於其他兩組來說,比較少出現自我傷害的行為,共病的憂鬱等情況治療反應較佳。主要負責日常生活的ANP有一些情緒調節技巧、社交技巧。對於創傷也容許治療師來協助,做一些改變。這樣的治療相較後面2組可能是較快的。
2.     患者的ANP的功能稍弱一些,會有較多的EP(情緒部分,背負不愉快的情緒、想法、記憶)闖入到日常生活當中。可能會常伴隨出現邊緣性人格疾患等共病,也會有比較嚴重的憂鬱、飲食疾患(厭食、暴食)、物質使用疾患(酒癮、毒癮)。也比較不熟悉情緒調節、社交技巧。患者對於創傷相關的治療會有所畏懼,治療上會遇到比較多困難,像是比較多危急需要急診、住院的情況,或還沒有準備好要對於創傷做些改變而難以持續治療。
3.     這組的治療會遇到更多的困難。與治療師之間,有時候很難建立關係。或是平常的生活中,就有層出不窮的狀況。情緒上可能常常處於憤怒、衝動等比較極端的狀態。ANP與EP之間的切換,可能是不受控制的,導致常常出現快速又頻繁的切換。可能常有嚴重的自傷、自殺行為,或是有很接近精神病的幻覺、過度強調的意念(近似於妄想)通常此時治療僅限於第一階段,著重在穩定及減少症狀。

在Treating Trauma-related Dissociation 書中,則建議可以從一些因素來評估:
   最高程度的功能:有些診友是高學歷,或是是高社經地位的
   共病的程度:例如合併酒癮,天天大量使用酒精,就會增困複雜度
   願意分享心裡的想法和感覺:如果只想要拿藥就走,很難多做了解
   與創傷有關的畏懼:有時候治療進展到與創傷記憶有關的部分,會引發案主不想要繼續進行治療。
   創傷的嚴重程度、持續時間、發生年齡:腳踝只有扭到一次,跟反覆經常扭傷,治療的反應會不相同。
   心智化的能力:了解他人與自己想法與情緒的能力。
   動機和對於自己情況的了解:有時候也牽涉到與案主間的知識交流。例如有時候說我們心裡面會有不同的部分,案主難以接受。有的改用心中有不同年齡的自我、有不同情緒的自我。對於有的案主比較貼近他們內心的經驗,就比較可以繼續工作。
   自我慈悲的程度:對比願意開始照顧自己的案主,有些人直白的表示非常討厭自己,可以感受到更強的負面自我認知。
   學習調節情緒、痛苦耐受的能力和意願:有些案主尋找了很多療法,上了很多課程想要改善。有些案主則停留在使用傷害自己的方式來調節情緒。
   依附議題的嚴重程度
   是否願意接受與其他的解離部分合作
   解離部分之間彼此衝突的程度:
   是否目前的環境不安全

曾經治療很久,不代表預後就會不好

就像以前關於邊緣性人格,還沒有有效的治療方式之前,可能這些診友會被貼上無法治療的標籤。在逐漸發展有效的治療方式之後,有許多人在治療後狀況逐漸的改善。目前對於解離症也逐漸在發展治療的方式,或許隨著我們對於解離症的了解越多,持續精進,可以提供越來越精緻的治療。

參考資料:
1.     Treating Trauma-related Dissociation by Kethy Steele
2.     The Haunted self by Onno van der H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