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Loading...

不能夠深呼吸 腳不能夠落地 |探索身體畏懼

 

佛洛伊德是偵探小說迷,收集許多福爾摩斯的小說。在診間有許多一開始難解的現象,就像是福爾摩斯(來談者)和華生()在找線索。之前好幾次遇到不能夠深呼吸,或是只要專注呼吸就會不舒服的人。最近則是有人遭遇一些事情之後,變的腳不能夠落地。從<尋找穩固之地,Finding Solid Ground>書中提到對身體的畏懼,讓我看到對於這個類型整理得比較清楚的資訊。整理下來加上一點自己的想法留做紀錄。

 

對身體的畏懼

「身體」這兩個字就可能會觸發某些來談者的神經進入失調的狀態。而「感覺腳放在地板上」會更進一步的刺激神經系統。不要因為考量到會觸發來談者,而完全的避開在身體上面做練習。調整以身體為焦點的技巧來協助這類型的來談者。例如:可以詢問看看在身體有沒有什麼地方感受到感覺,或是將注意力放在身體的一小處(小指頭)、稍微再手指上施加一點壓力。

 

探索為什麼要待在不穩定的狀態

如果似乎沒有任何技巧可以協助來談者穩定,探索一下待在不穩定的狀態中的好處是什麼?

1.    穩定下來會感覺太真實,真實會感受到痛苦

2.    穩定下來可能讓過去創傷的情緒和身體感受帶入現在的覺知當中。

3.    穩定下來可能會對失去的時間或是現在的孤單/混亂感覺到悲傷。

4.    穩定下來可能就「必須」開始處理創傷經驗。

5.    穩定下來就失去了「解離」的能力,進而在受到傷害時更容易感覺受傷。

6.    穩定下來的感覺很陌生,而陌生會帶來不安全感。

 

承認「解離」在生存中的功能,認識長期「解離」的負面影響,協助來談者在內在產生想要穩定下來的動機。

 

呼吸會觸發來談者時可以考量的情況:

1.     有經歷過性侵或身體虐待,可能會努力避免任何會增加身體覺知的活動,包括「呼吸」。(想要保持身體解離)

2.     長期有吸不到空氣的症狀,專注在呼吸時可能會引發呼吸困難。(有點像是與疼痛工作時,我們會刻意去注意比較沒有痛的部分,而不會一直注意疼痛)

3.     以前有嗆到、窒息、在創傷中呼吸受到阻礙的經驗。專注在呼吸可能會導致經驗重現。(觸發)

4.     呼吸的聲音可能會觸發與加害者粗重呼吸聲音的連結。(觸發)

5.     呼吸會有聲音、動作,這些在創傷的情境中可能會導致危險。(許多電影有類似的橋段)另一種可能是來談者覺得自己不適合佔據空間或是氧氣。(羞愧呈現的一種樣貌)

 

如果把「呼吸」換成「腳著地」,會不會其中有些共同之處?我沒有標準答案,但是1,3,5這幾點是我會加以考慮的。

 

用創意取代

Bethany Brand博士提到不要放棄在呼吸上工作,可以調整一下練習方式。例如不直接提到呼吸,使用一些有節奏感的影響。例如:鞦韆的擺動、波浪輕拍岸邊開始。取代或是替代也讓我想到SE老師Maggie Klein在泰國幫助南亞海嘯的孩子腳扎根,她和其他志工是先自己先扎根,在協助腳無力的孩子把腳放在自己的肚子上,透過自己的身體協助孩子扎根。


正如福爾摩斯和華生在偵探小說中解開一個又一個謎團,心理治療師和來談者也可以一起工作,發現那些隱藏在心理深處的秘密,並一步步地走向康復。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