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Loading...

理解與處理創傷治療中的觸發:從《尋找穩固之地》中學習

 

<尋找穩固之地,Finding Solid Ground>的第六章,Bethany Brand博士提到觸發管理(Triggers management)。就像之前跟Mark Nickerson老師學習憤怒情緒管理(Anger management)也提到其中一個重點在於觸發因素上工作,這次來整理不同老師的觀點:

 

1.治療師不可能,也不應該總是預料或阻止來談者的觸發。學習管理觸發是治療工作中重要的一環。可以預期來談者在療程中的某些時刻會被觸發,治療師需要在這時候協助來談者穩定回到當下。

 

這個資訊讓我感覺鬆了一口氣。曾經有來談者提醒我,我講話有點小心。我想是因為帶著一份想要減少某些言語或行為觸發不必要的創傷經驗。知道不可能總是可以預料,似乎感覺有種被允許可以有犯錯的空間,是對於治療師和來談者重要的學習功課。

 

2.來談者一開始可能會很快的進入不穩定(ungrounded)的狀態,有些時候甚至不知道哪些是身心要進入不穩定時會出現的徵狀,以至於沒有辦法告訴治療師他們的情況。治療師保持警覺對於可能會有的徵狀,以及準備一些對應的技巧來提供給來談者觀察徵狀、使用技巧就很重要。

 

有過幾次在與不同的來談者,有可能進入到創傷漩渦時,我會感覺到想睡覺,或是來談者開始表現出睡意。有時候我會自我懷疑是否工作太累(如果是傍晚、下午),來談者會說可能是昨天沒有睡好。如果反覆幾次在接近創傷時就出現這個現象,那我可能會把自我懷疑或是來談者的解釋放在旁邊,慎重考慮這是不穩定的狀態(或是超出容納之窗)

 

3.持續練習扎根(grounding),直到來談者明顯感到穩定。我自己在接受個案時,治療師會在練習扎根時追蹤我的狀態。通常我如果回答是好一點,這個時候治療師會繼續在穩定上面繼續花一些時間,有可能繼續本來的方法,也可能稍微換不同的方法練習。我有感覺好一點還不夠,通常要有一些比較具體、更有感覺一點的變化後才會停下練習扎根。有可能我的視線比較清晰,會更有待在當下環境的臨場感,或是身體有比較多的空間..等。

 

我之前犯的另一個錯誤,就是在來談者稍微好一點就把注意力再次轉向創傷,有可能一下又超過來談者可以承受的範圍,反而沒有辦法在創傷上進一步練習。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