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Loading...

三種時間的初生。藝術療癒

玟玲藝術治療師以藝術療癒自己

主要現職:任教於台北市立大學視覺藝術學系藝術治療組、國立中正紀念堂管理處,駐診於李政洋身心診所



藝術媒材會誘使我們在圖像之中與心象相遇。心象在藝術創作過程中,很多時候會在當下生活、成長記憶和未來憧憬三者之間,也就是一個所謂的「圖像金三角」image triad)的領地之中,暗自穿梭和忽然迸現,最後,我們才從中有意識地整合出一個幻想的心象世界。經歷這三種時間壓縮的過程本身,就是幻想魔法的過程。


    白日夢大師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 1856-1939)曾提到「幻想」與「時間」有相當重要的關係,可以說幻想在同一時間佔據了我們時間觀念中的「過去、現在、未來」三個時態(modes)。內心的幻想活動會與最近日常印象有關,由足夠引起強烈渴望的「現在」事件來啟動;然後,不自主地回溯到「過去」經驗中的回憶,這些回憶通常是屬於嬰幼兒時期想要滿足的原慾;接著,從內心製造出一個在「未來」出現的情境,來象徵那慾望的實現,這現象就是幻想,也叫做白日夢。所以,幻想的特徵是讓過去、現在、未來三個時態的情境,擺在慾望的線上糾結在一起,而慾望也貫穿這三個時期。

    再回到藝術來看,一件藝術作品就如同一個幻夢一樣,也是在一個特殊的綜合模式中,例如某人在某個空間的某個時間取了某些媒材在某塊畫布上創作,他的作品取材自現在事件,以重整的模式,把再現的嬰幼兒期慾望情結加工成為未來景象,這作品就同時體現了一個人生命中的過去、現在、未來三個時態。

    接著是分享我自己的三個初生故事。

    20171216日下午,我主持一場《榮格論心理類型》新書導讀工作坊,參與夥伴們非常投入也踴躍討論,過程中,我帶領了捏土、閱讀書摘與討論、畫畫與交流、自我覺察 ……等等活動,來示範本書真正想要啟發我們的,也就是一種活絡的、遊戲般的精神動力。在這場工作坊現場之中,我除了從大家表露出來的喜悅感,知道自己帶著「榮格」走上一個可行的新路徑之外,也不預期地跟大家一樣從我的引導物(充滿小碎花的色紙),透過自由塗鴉的啟動而畫出來的一張作品〔眼裡的再次初生〕(如圖1.)。如今,我回頭再檢視,可以清楚看見〔眼裡的再次初生〕這一作品竟包含過去、現在、未來三個時態的三種胚胎情境:當時,2017/12/16「現在胚胎」有一朵紅花浮現的場景,其中混雜了201181日和2011825日為代表的「過去胚胎」情境,還預示了當時未明顯卻在隨後於20171222201816日出現的「未來胚胎」情境,以下就摘錄〔眼裡的再次初生〕的現在、過去和未來三時態情境:

一、「現在」

  畫2017/12/16眼裡的再次初生〕時,感到十分喜悅。當時以文字寫下一首自我對話短詩:

從身體最弱的部位─眼
從它的內裡深處
一個紅色核心
綻放一朵紅花
眼睛的水,
汪汪地
只是迎接她、乘載她
或說
與她一起蕩漾
終於,
藍色不毛之境
以弧的姿態
再次初生
粉紅將會從藍中暈開!


1眼裡的再次初生〕局部。蠟筆。作者:徐玟玲(2017/12/16)。


二、「過去」

    畫〔眼裡的再次初生〕作品時,我的腦海和心緒浮出以〔聽「母親原型」講座心得〕和〔賤斥經驗〕為代表的過去史。

1. 2011/8/1〔聽「母親原型」講座心得〕
    說實話,我自認為陽氣很足、獨立,沒有一般所謂戀父或戀母情結,所以對於講題中的原型和母親情結議題,並沒有特別預設的期待。沒想到,今天講到「女兒的母親情結」最後一部分「抵制母親的女兒」時,擲地有聲而精巧地在我的腦門畫出一圈亮光,勾起一個故事:

  十一年前女兒早產一個月,坐月子時,母親從電話裡聊到當年生我的時候也是早產一個月,而且剛懷孕時喝過墮胎的中醫藥水,流了很多血,但沒胚胎流不掉,又喝了安胎藥水。這個從未聽聞的驚爆故事,當下雖然讓我覺得意外,但起先只當作一個笑話─「我是打不掉的小孩」,偶爾分享給朋友。

  事隔多年,同樣的故事來到新的時空場景,竟然有了不同的心靈迴響:
「我是母親不預期懷孕(硬是要來的)、打胎流不掉的(硬是不走)」這種子宮時期的記憶,與我天性中的自卑、自閉又叛逆的成分,有關嗎?與我叛逆走上藝術道路,獨立卻一路難以安定的闖蕩、始終是母親操心的隱憂有關嗎?

2. 2011/8/25〔賤斥經驗〕
我為這個胚胎哭了
匍伏前行的姿態


2:〔匍伏前行〕局部。多媒材裝置。作者:徐玟玲(2011/8/25)。


三、「未來」
    畫〔眼裡的再次初生〕作品時,我意識自己有「再次初生」的內在喜悅,但尚未意識到其實已孕育了以〔綠呼吸變強壯〕和〔新生命〕為代表的未來史。

2017/12/22〔綠呼吸變強壯〕
畫布上的粉紅
原本在2015/7/15時是一個狂舞中的女子
如今成為一個保護的、滋養的母性天使
使藍色小孩從藍色大人的威脅中安全地隔離出來
然而
粉紅色大人和藍色大人卻共有一個綠色頭部
那麼堅定
藍色小孩望著它
呼吸到綠色
變強壯


3:〔綠呼吸變強壯〕。畫布、粉蠟筆。作者:徐玟玲(2011/8/25)。

2018/1/5〔新生命〕
粉紅的粒子來自柄狀的脊椎
把藍色轉化成愛心
赤裸裸的胚胎繼續呼吸綠色
你們一起成了我的新意識
好好長大吧!

4:〔新生命〕。紙、粉蠟筆。作者:徐玟玲(2018/1/6)。
從我的真實故事來看,自我內在心象確實深具主動的表達性和象徵性,能自然而然激起自我與之對話的靈感,也具有為個人組織和敍說生命故事的十足潛力,可形成一種自體心理動力來達成「自我照顧」的任務。當然,我在這裡所說的故事,只能涉及真實故事內涵千百分之一,關於這一連串「內在心象→圖像化→內在感受流露→自我對話→自體心理動力→自我照顧」的發生歷程,不能忽略心象及圖像它們還各自與生活文化有連結,因為心靈與生活是互相作用的,我們生活周遭的人、事、地、物,都是孕育心象和圖像的一份子。最後,想提醒大家,從生活形成的藝術需要回饋到生活中,讓它的形式及精神與我們存有關係,我們才能帶著它的啟示而創造生活、創造周邊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