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Loading...

追本溯源 治療成癮-- 正念 X EMDR



最近參加一系列,眼動減敏與歷程更新(EMDR)與成癮治療的網路研討會,這場由EMDR made simple作者 Jamie Marich(以下簡稱Jamie)主講,以結合正念與EMDR來治療成癮的方式,讓我重整了對於正念與EMDR的觀點。以下為心得分享。


抱歉,沒有快修服務
對於EMDR治療,Jamie的觀點是沒有快速的捷徑。雖然有治療師,發展出幾種特別用於成癮治療的計畫。但是Jamie提醒在使用這些治療計畫前,在準備期的放鬆技巧、資源建立不可少。特別是要與有創傷經驗的成癮案主工作。在她的經驗中,最長的準備期,甚至是利用了半年的時間與案主做第一階段的穩定工作,才進入到第二階段的創傷處理、成癮相關記憶的工作。

強迫行為與成癮
強迫行為可能是許多成癮的一部分,像是一些行為上的成癮(如:網路成癮、性成癮) 但是強迫行為也不一定會出現在成癮當中,也可能出現在其他不同的疾病當中(如:許多有壓力、焦慮的狀態下,會不自主又有點強迫的摳指甲、抓頭)。成癮除了強迫行為的部分之外,也包含了與行為相關的一些模式(認知、對於成癮不是很好的應對方式、以及後續對於自己以及其他人的影響。)

以身體為中心的觀點看成癮 (不只是mindful,也要bodyful)
”成癮是一個人持續的生理反應,通常從早年的經驗中習得,目的是來應對一直沒有被滿足的需求”   -Dr. Christine Caldwell

以適應性訊息處理模式來連結創傷與成癮的橋梁
酒癮、娛樂藥物使用(毒癮)或是網路成癮,這些可能是創傷倖存者嘗試來協助自己處理痛苦經驗的方式,但是常常是不合時宜。因此這些早年的創傷經驗,造成了後來生活中的問題。

不只針對症狀做治療
關注於成癮的McCauley醫師,以骨頭-骨折-疼痛的關聯來做比喻。如果只是針對疼痛做處理,可能不會根治。藥物可能會有一些幫助,減少情緒上的困擾。如果有一些過往的創傷、不愉快的經驗,沒有被處理,那有可能藥物會改善一部分,但是沒有深入根源來處理,或許會在停藥一段時間之後症狀又重新復發。最近也有疼痛科的朋友,對於EMDR有興趣,想要從疼痛的症狀緩解,試試看走到疼痛症狀的身後,了解是否對於過往創傷經驗的處理可能對於疼痛有幫助。



成癮模式(有許多不同的觀點)
  娛樂模式/習慣模式 (強迫)
  道德模式
  基因模式
  文化模式
  壓力模式--與適應性訊息處理模式的觀點貼近:超過所能夠負荷的壓力,我們會想要去尋找最能夠讓我們感覺到舒服的方式。如果再早年的經驗當中,學習到可能用喝酒或是用藥的方式可以紓壓,有可能在現在面臨無法應對的壓力,自然會再使用這些方式。

Shapiro也有正念老師
Shapiro在1980年代,接受Stephen Levine的正念指導。在EMDR的治療中,可以看到許多正念的脈絡。像是在減敏感的時候,常常請案主告訴我們<現在經驗到了什麼>,我們可能不會做分析、解釋、評斷,而是請他再繼續注意這個(go with that) 這個是我很喜歡的一個部分,發現改變也可以從自己身上發上,不一定需要我多跟他說些什麼。我覺得真是太棒了,我就像是一個支持、陪伴者,在旁邊協助他們自己經歷這樣改變的歷程。

身體掃描
在EMDR裡面其中一個階段是身體掃描,這個是Shapiro從正念裡面借來的語言。在EMDR過程當中,治療師常常會詢問案主<你現在注意到了什麼?> 常常一開始,有些人會覺得一頭霧水,不知道你在詢問的是什麼。過往我可能會透過TICES 紀錄表,裡面涵蓋在一個事件當中,我們可能所想到的畫面、正負向的想法、情緒、身體感覺,讓案主熟習我們觀察的就是這些。另外在AJ Popky的線上研討會,他示範在進行雙側刺激之前,會用隱喻的方式。告訴案主接下來做雙側刺激的時間中,你的頭腦可能自己會整理對於這個記憶的各種部份,有可能出現米老鼠的畫面,有可能出現一些想法、情緒、身體的感受,這些都是很有可能發生的,不用去評價出現了什麼,因為這個就是我們自己的頭腦在整理這個記憶的方式。Jamie則是會先帶案主一起練習正念中的身體掃描,體驗注意我們身體各個部位的感覺,同時感受在練習當中我們可能自然出現的各種想法(譬如可能很想要滑一下手機,或是覺得自己不是適合做正念的人...)、情緒(可能覺得很平靜,也有可能覺得很焦躁)透過這樣的練習,案主能夠了解我們接下來在進行EMDR中,治療師提問<你現在注意到了什麼?>是在詢問什麼樣的經驗。

先看清楚,再做聰明的選擇
透過正念的練習,讓我們能看清楚當下我們身處的狀態。接下以EMDR整理記憶,替自己做出聰明的選擇。最近與一位能力很強的案主工作,在減敏感記憶的過程中,他說出許多充滿智慧的話語。他會觀察到,原來現在有些不舒服的症狀,原來跟過往的那些經驗相連結。隨著治療的進展,他會替自己做出以往沒有想到,但是現在看來充滿智慧的選擇。逐漸的治療中,用掉的衛生紙少了,愉快的笑聲增加了。也感謝Jamie這次工作坊,讓我能夠將過往沒有到,現在可以試著結合正念與眼動減敏與歷程更新在我的治療工具箱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