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Loading...

可以請你讓我看一下你的內褲嗎?淺談EMDR與偷拍



這篇文章議題比較嚴肅一點,所以我只好寫得有趣一點來中和一下肅殺之氣!!



      你知道日本的手機沒有辦法靜音拍照嗎?傳說是因為擔心日本太多紳士(變態)在電車上偷拍的緣故,所以日本買的手機拍照時就會有「啪嚓!」很大的聲音。因此想要偷拍的人便無法隨意的偷拍。咦~~剛剛我有說「變態」嗎?沒錯,剛剛我的確說了變態一詞,當我們發現偷拍者時的第一個反應,就是罵他變態。但偷拍(學名為窺視症voyeuristic disorder)這件事不僅是個人議題,還關乎於被偷拍者的感受、以及法律問題,背後甚至有更多道德良知的評斷。近年來新聞上幾個月就會有一件偷拍事件(這還是有被抓到然後上媒體的),上了新聞後大家會嚴厲譴責或罵他,然後呢??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幾個月後,又出現另一個偷拍事件,周而復始。

      我們假設偷拍跟斯斯一樣有兩種(1)一時好奇而偷拍,隨時可以停下來。(2)知道這樣做不好,但是停不下來,需要透過持續偷拍來滿足。(1)我們就不討論了,今天我們單純來討論一下(2)。如果要將(2)視為窺視症的範疇,窺視症:指個人對未經同意者的性衝動,訴諸窺視行動,或這些性衝動或幻想引起臨床上顯著苦惱或社交、職業或其他重要領域功能減損。簡單來說就是自己以偷拍來滿足自己的性衝動,明知道偷拍不好,但是被性衝動所驅使無法停下來。直到被抓到、上了媒體、甚至被判刑,都無法停下想偷拍的慾望與衝動。而這樣我們會視為他是病人?還是變態?還是變態的病人?我們回過頭來想,偷拍對受害者來說確實可惡,但如果偷拍者自己也很痛苦、無法停下來呢?你會怎麼看這些人?社會大眾又怎麼看這些人?事實上我們不會視那些受憂鬱症所苦、無法工作的人為「懶惰的病人」。那窺視症是否被加諸了過多的道德重量?這是個大哉問,我並不認為偷拍者不需要接受法律的制裁,而是除了法律的制裁外,如果這是一種疾患。是否除了制裁外,他們也應該得到適當的幫忙。近來報章媒體常有偷拍的新聞,也陸陸續續出現有這些困擾的人來求診。實際上會自願求助偷拍者,多半是屬於第二類,知道自己錯了、停不下來,希望可以得到協助。這些人其實或多或少都會透露出,知道這些行為很丟臉,讓自己跟家人蒙羞,但是自己真的停不下來、克制不住,也求助無門。

對於窺視症的諮商確實較難處理,今天我們來介紹一下EMDR對他的處理(~寫了快1000字總算進入重點)EMDR對於衝動控制類的治療除了基本的療法外,主要以DeTUR(詳見EMDR眼動減敏與歷程更新與成癮一文)Feeling State Therapy為主。DeTUR簡單一點來說,是以減少日常生活所產生的慾望為主,日常生活中對於窺視症者,會有許多刺激源。EX:夏天時看見女生穿短褲、坐捷運時看見穿短裙的女生、到百貨公司手扶梯由下往上看見穿跟鞋與絲襪的女性……等等。如果沒有在這些時間、地點遇到這些「刺激源」,偷拍的「行為」就比較少會產生。一旦經驗到刺激源,這些偷拍行為的慾望就會被激起。因此DeTUR對於偷拍的主要做法,就是在諮商室裡視覺化案主的刺激源,讓案主想像這些畫面,再透過眼動來截斷刺激源與慾望動作的連結。Feeling State Therapy(以下簡稱FST)講的不是慾望與刺激源的連結,他講的是行為與正向感受的連結。EX:偷拍這行為出現時,案主會感受到1.性奮感(身體)2.開心(情緒)3.我成功征服這些女生(認知),以上三項的正向感受與「偷拍行為」做了不適當的連結。不適當的連結越高,偷拍行為就會越強烈。FST主要就是透過眼動來分離這些正向感受與行為的不適當連結。DeTURFST看起來感覺很像,但實際上有些許差異。但不論是常被刺激源所觸發或是不當行為與正向感受連結,可以感受到的是這些偷拍等不良的行為,已經控制住了自己,使自己不得不做這些動作。

偷拍是種禁忌,一般有偷拍(窺視症)行為的來談者多半難以啟齒自己的問題,同時求助無門。這篇文章希望大家可以多用些不同的角度來看偷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