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Loading...

內在小孩與容納之窗




診友告訴我,有時候會一個人跟自己說話,好像有不同的自己在對話。隨著看診的經驗逐漸增加,發現這樣的經驗,不只解離症診友會遇到。只要有創傷經驗者,包含治療師、醫師,你我都可以與曾經在過往,協助我們度過難關的內在小孩相遇。

之前我比較常用漫畫(火影忍者)來做比喻,後來也有治療師分享,接觸內在小孩的過程,以繭來比喻。

火影忍者的比喻(適合認識漩渦鳴人者)
漫畫中的漩渦鳴人,是一個忍者,會使用影分身之術。我把內在小孩比喻成,用影分身之術所變化出來,自己的一部分。鳴人的身體裡面,有一位被封印的九尾狐。我們的內在小孩,在替我們承擔難過的事情後,暫時封印在我們的身體中。好讓我們可以繼續每天的生活,不受這些還無法消化的記憶影響。


繭的比喻(比較通用)
夥伴練習與內在小孩互動後,分享感覺上,有部分的自己,一直像是在厚厚的繭裡面。隨著試著接近、了解,進而能夠欣賞、同理內在小孩。慢慢的,一部分的繭剝落下來,像是養分,開始能夠滋養自己及內在小孩。

對於<兩個人>要變回一個人這件事,我感到非常的難以接受。 --出自 虹

穿過河流與你相遇
其實他們不是<兩個人>而是一個人,只是分開久了,對於有些人來說,就像是兩個不熟識的人。對於要變回一個人的擔心,不管是對於平常生活的成人自我,或者是對於內在小孩來說,都是很自然會有的情況。

針對這個情況,需要加以說明。有治療師利用河流來比喻。兩座山上的溪水,在下游匯聚成一條更寬廣的河流。在匯聚的河流中,來自兩條溪的溪水仍然存在。沒有因為匯聚,而讓來自山上的溪水消失。

在這個穿過河流與你相遇,尋求的是對於彼此尊重、了解、合作的機會。不是要來趕走、消滅對方,也不是要來搶走對方的能力。這樣的事情不會發生,也不是在療癒的過程中會做的。




內在小孩、容納之窗
在容納之窗的觀念中,與交感神經有關的作戰、逃跑、僵住。有與副交感神經有關的羞愧、憂鬱。可以把各個內在小孩,看作是在容納之窗的不同位置上。有的是要作戰、有的是要逃跑。當不同的小孩同時出現時,心理/生理可能就會感覺到拉扯(例如:睡飽了,卻不想要起床)

這時候可以練習,試著請成人自我,先歡迎意識中出現的內在小孩(共意識)。可以試著感受一下,內在小孩是否知道現在的時間。有可能內在小孩覺得自己做錯事情了,可以詢問看看,這樣想(覺得自己做錯事情)的好處是什麼?有可能帶出的觀點,讓我們可以瞭解,內在小孩以他自己的觀點,用他會的方式,試著來幫助我們。經由這樣的了解,可以讓成人自我,對於內在小孩能夠同理、欣賞。

如同漫畫中,漩渦鳴人與九尾狐,在故事的後段逐漸認識彼此,互相幫助,發揮出強大的力量。在現實中,與內在小孩的認識,會讓不同的自我,能夠破繭而出,整合發揮更完整的能力。期待在生活中,你我也能夠留一些時間跟自己,與過往的每個自己相遇,相知相惜。

延伸閱讀:

參考資料:
1.Healing the fragmented self of trauma survivor
2.虹の森
3.Autonomic arousal and emotion in victims of interpersonal violence: Shame proneness but not anxiety predicts vagal tone(2015) J Trauma Di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