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Loading...

給自己一個蝴蝶擁抱



有時候診友,由社工師陪伴就診。有些診友需要的不只是藥物,但不見得有資源,可以諮商。在國外也有類似情況。尤其是大型的天災人禍,不太可能有足夠的心理師,可以協助每個人個別治療。因此,眼動減敏與歷程更新(EMDR),也發展出兩種團體治療方法。


1.EMDR團體治療:
EMDR Integrative Group Treatment Protocol(IGTP),也被稱作團體蝴蝶擁抱方法、兒童EMDR團體治療法。

最早是為了兒童所發展出來。使用畫畫,作為主要的表現方式。在減敏階段,每個案主對於自己的創傷事件作畫,同時評估困擾程度。請案主看著圖畫,同時使用蝴蝶擁抱。

接下來,再畫另一張圖,評估困擾程度。接著一樣請案主看著圖畫,同時使用蝴蝶擁抱。重複這樣的步驟幾次之後,接著畫下正向的未來,以蝴蝶擁抱來做深植。

兒童IGTP團體的8個步驟:
步驟1: 案主的病史
向父母、家人衛教,關於創傷的病程,請他們協助辨認受到創傷事件影響的孩子。

步驟2:準備
讓孩子熟悉進行治療的空間,建立與孩子的信任。引導孩子進行安全地的練習。

步驟3:評估
一般的EMDR是請案主,選擇目標事件中代表性的畫面。在此則是請孩子想想,事件中的那些部分給現在的他們,帶來最多的害怕、生氣、傷心。請他們把這些畫下來,評估困擾程度。

步驟4:減敏感
請孩子看著自己的圖畫,給自己做蝴蝶擁抱。引導孩子再畫下一張,與事件有關的話。同樣的請孩子看著畫,給自己做蝴蝶擁抱。重複這樣的動作,直到孩子有4張畫。請孩子評估畫作,最困擾的部分,辨認目前的困擾程度。

步驟5:未來願景
因為團體的成員,可能每個人選擇的事件有不同的困擾程度,無法用一般的EMDR方法。因此,在團體中利用未來願景來辨認合適/不合適的認知。以此來幫助,做為孩子結束練習時的評估。請孩子畫下,代表自己未來願景的圖,搭配幾個字句來描述這張畫。接著注意這張圖,給自己做蝴蝶擁抱。

步驟6:身體掃描
在這個步驟,引導孩子閉上自己的眼睛,掃描自己的身體,替自己做蝴蝶擁抱。

步驟7:結束
引導孩子回到自己的安全地

步驟8:再評估
這個步驟在團體結束後,要請團體帶領者和共同帶領者,辨認需要再個別跟進的孩子。

2.EMDR G-TEP (Group Traumatic Episode Protocol, G-TEP):
E. Shapiro所發展。可以用在兒童、青少年、成人團體。可以用在最近發生的事情,或者事情不是最近發生,但是後續的影響仍然持續在生活中發酵。

團體的成員先學習穩定的技巧(像是 四大元素減壓技巧) 接著專注過去、未來的資源。
·       : 穩步,利用五感,重新與此時此刻連結。
·       空氣:調節呼吸,讓注意回到身上。
·       :注意力放在讓口水分泌,啟動副交感神經放鬆。
·       :點燃你的想像力,引導自己到心中的安全地。

暖身準備好之後,接著使用心中的"google search"來搜尋,辨認出事件中所造成困擾的幾個點。評估困擾程度後,可以自己做蝴蝶擁抱,同時讓眼球轉動配合左右手的拍打。再每3組練習後,評估困擾的點目前的困擾程度。在9組練習後,在重新從"google search"開始,對另一個困擾的點做練習。一次的團體治療,可以處理3個困擾的點。處理之後,深植正向的想法,最後以涵容練習結束。

分享,已經成為我生活中的一部分。 期待你,也因此多了一種方法,可以照顧自己的身心。

參考資料:
1.The EMDR Integrative Group Treatment Protocol:
Application With Child Victims of a Mass Disaster(2008)Journal of EMDR Practice and Research
2.The EMDR Integrative Group Treatment Protocol:
Application With Adults During Ongoing Geopolitical Crisis (2010) Journal of EMDR Practice and Research
3.Evaluating the EMDR Group Traumatic Episode Protocol With Refugees: A Field Study (2017) Journal of EMDR Practice and Re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