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Loading...

近三個月創傷 使用眼動減敏


早上送小寶寶去托嬰,順道去拜訪鄰近的早午餐店。雨天,小小的店面,坐了許多等待餐點的客人。餐點送來,一口咬下,濃郁的起司、和厚實的肉片,驅走了陰雨的煩悶。飽餐一頓,回去的路上,討論是起司還是肉鬆口味好吃。

從學習眼動減敏與歷程更新(EDMR)以來,從學習處理記憶開始,陸續接觸到一些進階的應用。從之前介紹對於成癮的Detur;對於進入記憶更新街段前的準備方法Flash;到今天針對創傷記憶發生在約三個月內,所發展的處理策略(Recent trauma episode protocol—以下簡稱 R-TEP)

以發展心理學的觀點,看最近創傷事件處理程序
因為創傷阻礙了整合,可能導致退化到比較早期的發展階段。因此,了解每個發展階段的需求和模式,有助於幫助案主,從創傷中復元。Herman教授(從創傷到復原的作者)認為,在創傷事件後,有可能突然重新打開,兒童青少年時間的發展衝突。R-TEP的處理策略,就是專注在引起困擾的點/創傷事件。如果案主受到創傷影響了原有的能力,只專注於一點的策略,相較於EMDR,可能較容易協助案主留在容納之窗內。(容納之窗的介紹)

3種處理策略:
1.    專注在引起困擾的點(point of disturbance-以下簡稱為EMD)
2.   擴展到與整個創傷事件 (以下簡稱為EMDr)
3.   生命中與此事件有關的事件(EMDR策略)

l  在此創傷事件的定義:從事件發生,到今天為止,這段期間此事件造成的大小不愉快的經驗。(例如跌倒之後,可能在就醫時、申請賠償時、工作時都遇到一些阻礙,這些跌倒後續的經驗,都可以包含在此創傷事件中。)

專注在引起困擾的點--EMD:
如果更新歷程中,連結超過困擾的點,邀請案主再回到困擾的點,評估看看困擾程度。適應性訊息處理系統,聚焦在困擾的點,同時放緩與其他相關連結的步調。可以將這個反覆聚焦的動作,視為逐步消化的過程。如果困擾程度沒有在幾組眼動後改變,可以考慮轉換到EMDr

EMD中每一組的眼動次數較少,案例中提到大約每組8次。在這樣的結構下,記憶多半為感覺、動作的成分為主。(就像剛入口的土司,啟動的是味覺和咀嚼的動作)EMD特別適合在創傷事件剛發生幾天,此時主要是被闖入的影像和感覺困擾。

擴展到與整個創傷事件--EMDr:
範圍限制在此創傷事件中,各個部分。提供界線,可以保持記憶更新中,仍保持安全感。如果困擾程度沒有減少,可能在案主同意下,考慮將治療轉換到EMDR。有時候,處理一個EMDR的連結後,可以幫助案主分別(過去與現在)。這個時候,可以考慮再回到EMDr,將目標回到處理,約定要更新的創傷事件。

EMD相比,除了感覺、動作以外,也會處理比較多的情緒。(在享用完一半的土司,開始感覺到吐司帶來的愉悅情緒。)通常在創傷事件發生幾周之後,記憶鞏固的過程從闖入的記憶片段(影像、感覺),逐漸變得比較複雜。此時為考慮EMDr的時間。

生命中與此事件有關的事件--EMDR:
可能此時會將創傷經驗,以<主題>的方式來做分類。這個階段,記憶會再加入認知的部分(通常要辨認對於自我的負面想法),同時也伴隨著前面兩個階段的影像、感覺、情緒。(結束用餐後,在路上回想剛才在早午餐店的整體經驗)

如果與案主的目標是訂在<特定事件>。這時候EMDR的連結(例如回到童年早期事件、或是回到依附關係上),對於整體的臨床樣貌有所幫助(知道在大腦中,可能有這樣的記憶連結)。但是可能要邀請案主,回到特定事件上EMDr(不然有可能太多事件,做不完)

當然,是否能夠只用R-TEP,也需要治療師及案主來評估效果。如果有效,可能針對所處理的創傷事件,就不用再進入到EMDR中做處理。以發展心理學觀點來看EMDR,讓我們在與案主合作時,不同策略的選擇。也讓我學習到,如何協助我們心中的內在小孩逐漸成長。

參考資料:
Developmental/Integrative Perspective of the Recent Traumatic Episode Protocol (2011) Journal of EMDR Practice and Re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