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Loading...

慢性PTSD使用神經回饋治療


大學同窗好友,最近忙碌中傳Line過來,介紹我看<高分少女>一句:這部作品,是我們年代的懷舊。勾起了我的興趣。背景,是以對戰格鬥遊戲<快打旋風II>為主軸,利用童年的功夫、快打I,到國高中時期的侍魂、格鬥天王為時間軸。串起了一位熱愛打電玩的少年,與文武雙全少女的故事。 

人與機器的連結,除了將電玩中的角色操作的活靈活現,過關斬將。在治療中,也用來改善神經元訊號以及相關心理活動。神經回饋,目前有被使用在協助專注(針對注意力不集中過動症)、心情平靜(針對憂鬱、創傷後壓力症)。原理,主要是透過操作制約,來改變神經元的活動方式。改變,與協助學習到自我調節技巧,來改善記憶力、睡眠、情緒有關。 

創傷後壓力症,在腦波上會出現減少alpha波,增加theta/alpha比率。<心靈的傷,身體會記住>作者Bessel van der Kolk醫師研究神經回饋。主要目標就是讓受試者學習,增強alpha波,讓我們更能進入平靜、放鬆的狀態。 

在24次神經回饋的療程後,顯著的改善創傷後壓力症症狀。有超過7成,接受神經回饋治療者,不再符合有PTSD診斷。不過仍1位受試者,認為治療後經驗重現的情況增加。(還是有人可能不適合神經回饋。) 

神經回饋的目標: 大腦神經元的穩定 
許多創傷為導向的心理治療,重點在處理<創傷記憶>造成的影響。如果以Janet三階段的創傷治療,神經回饋可能是第一階段,協助案主穩定。穩定指的是:協助情緒調節,對於情緒太焦慮、解離,可能還沒有準備好處理創傷記憶有幫助。在此研究中,除了情緒調節,對於被拋棄的擔憂、自我認同也有顯著改善。(研究結果讓我覺得很有趣,自己治療中的觀察,對於自我認同及擔心被拋棄,通常是在第二階段,處理創傷記憶後會改善。) 

從小,透過遊戲,讓自己和朋友有多歡樂的時光。現在,精神醫療,也可以透過神經回饋的方式,協助我們獲得放鬆和平靜。就像遊戲可以透過練習上手,在遊戲中獲得好表現。神經回饋透過練習,期待也可以協助我們的腦,找回內在的平靜 

參考資料: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study of neurofeedback for chronic PTSD (2016) PLOS 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