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Loading...

覺醒 亞斯人 | EMDR 療癒創傷


最近在玩一款台灣製造遊戲《OPUS:地球計畫》,遊戲中是要在外太空中找到地球,取得解救人類的古老基因。透過望遠鏡在浩瀚的太空中,尋尋覓覓,逐步找到適合人類的地球。


陳豐偉醫師著作<我與世界格格不入:成人的亞斯覺醒>,則是描述在現實世界裡,有10%的人有亞斯特質不自知。在生活中遇到各種困難,在自己或是親友發現這樣的現象後(覺醒),生活開始找到方向。

人們不知道身邊到處都是亞斯人(這邊指的是帶有亞斯特質的人)。強烈的亞斯特質而不自覺的人,也常因此釀成眾叛親離的心理創傷。 陳醫師書中反覆提到:廣泛自閉症表現型(Broad Autism Phenotype) 亞斯特質強烈的人,統計上容易得到憂鬱症、焦慮症、容易感覺孤單、被團體排擠,朋友不多,也較難維持長期穩定的友誼與工作。

讓我想到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正是在描述長期在人際關係中,與到許多傷心難過的事情,而逐步累積成的心理創傷。而隱藏在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裡的亞斯人,可能提醒了我,原有的創傷評估,應該要加入的部分。

回想起來在與創傷診友工作中,除去創傷解離的嚴重程度,在治療關係建立上,我感覺到自己很難踏進他們世界的,有幾位就帶有亞斯特質。甚至有學校輔導、心理師治療、住院治療多方協助後,才被發現。

我進一步查找,關於眼動減敏與歷程更新(EMDR),使用在亞斯伯格症合併有心理創傷的患者文獻。我想如果比較濃的亞斯伯格症者可以用EMDR做治療,那比較淡亞斯人可能也行。

Donald Kosatka,一位美國的兒童青少年精神科醫師,想到EMDR不用太多口說經驗的部份,可以利用非語言的雙側刺激,來協助創傷記憶改變。

在他所發表的個案報告中,個案在評估記憶所關聯的情緒,要將情緒、想法用言語表達比較困難。以及注意評估時可能創傷後壓力症中<逃避創傷事件相關的刺激>,會被誤以為是亞斯的症狀。另外如果減敏感的過程中,眼動如果不適應,可以換成聽、震動、拍打,看看什麼樣的雙側刺激方式可以被案主接受。

在經過8EMDR治療後,案主的創傷後壓力症程度明顯下降。此成效在後續8個月中持續不變。他認為案主雖有亞斯伯格氏症,但是智力與常人沒有差別。在克服了評估期的困難,以及在減敏期中間,停頓休息的時間會比較長,提供案主有比較多時間思考自己的表達,治療收到很好的效果。

我想,就像是EMDR督導告訴我的,治療的進展,在於我們能夠協助案主更新多少創傷記憶。而更新的步調,在於案主所能接受的步調,以及治療者有什麼樣的方式來協助。亞斯人的心理創傷,有待後續逐步充實相關技能與知識,期待能協助亞斯人找到適合居住的地球。

參考資料:
1.      我與世界格格不入:成人亞斯的覺醒 陳豐偉醫師著作
Eye movement desensitization and reprocessing in a patient with Asperger’s disease :Case report (2014) Journal of EMDR practice and re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