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Loading...

為什麼感覺不安全 被困擾的自我 讀書心得2



在做眼動減敏與歷程更新(以下簡稱EMDR)治療中,有案主問我為什麼會發現一些以前不知道(至少是他沒有想到)的內容,或是對於事件與身心症狀反應的前後關聯,多了一些更深刻的了解。我想可能可以透過平行解離、與連續解離的概念來做了解。


平行解離與連續解離
 
說明平行解離:同時好幾個部分存在,共同承擔。
平行解離(parallel dissociation):
在經歷同一個創傷經驗當中,可能有好幾位不同的情緒部分(emotional part, 以下簡稱EP)同時存在,每個不同的部分可能承受其中不同的部分。比如有的部份是有聽到聲音,但是沒有看到當時的畫面。有的部分是有當時的畫面,但是沒有身體的感受。

連續解離(sequential dissociation):
有時候在一件事情的前後一段時間,會有好幾位EP接連著輪流出現。有些部分可能記得事情發生前的經驗,有些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也有些記得事情發生後的情狀。不同EP間的快速切換,通常出現在特別不舒服的事件當中,藉由這樣的機制讓每個部分承受的痛苦少一點。

在比較複雜的創傷經驗當中,可能會常常合併有平行、連續解離,特別是在孩童時期遇到負面的生活經驗。藉由EMDR在減敏感期的工作,常常能夠讓大腦有機會,重新整理這些因為平行、連續解離,而四散在記憶庫當中的片段記憶。當這些記憶可以重新整合,一方面一些過往沒有想到的片段就可能會浮現,另外對於事件發生的脈絡,可以有機會透過一個新的觀點來了解自己的狀態,進而讓改變有機會發生。


保護者:戰鬥員與認為外界充滿敵意的部分
上述兩個EP與試圖要保護自己有關,有些人也有比較有智慧,能夠以比較成熟的方式來適應日常生活。在生活中可能這些保護者,會持續存在,隨時準備面對危險的狀況。

戰鬥員: 以力量與戰鬥來捍衛自己安全
這個部分會以讓自己感覺到強壯、不會受傷,足以將憤怒或是仇恨以戰鬥的方式來展現。有診友在路上遇到危險駕駛,戰鬥員會現身來擋住對方,準備要找人打架。還好內在一個比較有智慧的部分,適時提醒他在言語及行為上面,哪些可能會觸法,讓他能夠在怒火中沒有做出傷害到自己/對方的行為。

認為外界充滿敵意的部分:世界充滿敵意和威脅
有聽過一則分享,當在球場旁遇到別人的球滾過來時,內心所感受到的反應。有的部分認為就把球再丟回去,表示一下善意。認為外界充滿敵意的部分,可能就會認為,是不是別人要來找麻煩,故意把球往自己的方向丟過來。後者常會被侷限在一個比較狹隘的觀點,認為任何事情可能都會造成威脅、危險,很困難去分辨是不是真的有危險。久而久之,可能生活圈就會因為這個部分,而變得比較受限,許多認為可能不安全的地點、情境,會提前避免有可能去到這些地方。遺憾的是,這些地方有可能是寬闊的公園、有賣許多商品的百貨商圈、甚至是好友想要約我們去聚會的場合,生活範圍與社交的圈子都可能因而變得封閉。

了解脈絡,協助改變
透過仔細的觀察這些情緒部分,看看他們怎麼情況下會出現,以及是不是與特定的人際互動關係(依附關係)、行為模式有所關聯。例如有時候我們渴望與朋友建立更多的聯繫,但是有些部分可能避免我們受到傷害,所以接著啟動了想要逃離一切,讓大家都找不到的人的防衛機制。這時候我們可能藉此可以了解,有一個部分是想要避免與人產生連結,會在我們想要交朋友時出現。進而有機會跟這個部分,做進一步的接觸,來協助這些背負著重擔的部份,有機會選擇把一部分的包袱放下,來好好享受生活。

參考書籍:

The Haunted Self by Van der H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