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Loading...

找到力量 過好日子--創傷&解離診友教我的事情


診友會提到這樣的狀況, 有時候生活中沒有明顯的事件。在自律神經壓力評估,甚至壓力指數也不高,自律神經狀態在檢測當下也很平衡。 後來有的診友跟我分享,在晚上睡不著的時候,身體、情緒、思考有時候都會進入到另一個模式,好像回到過往不愉快的童年經驗,半夜因此突然清醒。


這些過往的心理創傷,或許在白天的時候沒有什麼感覺,或是認為只是過去的經歷。但是有時候創傷經驗,只有在夢醒時分,好像過往的痛處突然被戳到了(夢到了),才發現原來還在痛。周末閱讀九分之一的我--DID分裂與重生的靈魂解藥有所感觸,作者也提到因為創傷分成好幾個不同人格,其實對於藥物的反應不同人格會有所不同,也讓我反思了這幾年工作中創傷&解離診友讓我了解的事情。
(DID: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以前稱做多重人格/現在診斷名改為 解離性人格疾患)

孩子的創傷可能出現在大人會忽略的地方
孩子跟大人不一樣的地方,在於很多的能力都還沒有培養出來。像是小朋友難過、哭泣的時候,需要大人來協助安撫、照顧情緒。孩子就是從大人協助調節情緒的過程中,學習如何來照顧自己。作者除了受到父親的家暴之外,其實在與媽媽的互動,即使有些事情程度上不到嚴重的家暴(媽媽破壞了她喜歡的貓貓)。對於成人來說,可能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但是對於孩子而言,可能就像是最好的朋友被破壞了,就有機會產生負面的童年記憶。

童年可能就有跡象
作者在很小的時候,就可以跟貓貓(其中一個人格部分)講話。這樣的情況其實可能是很常見到的。只是有時候我們對於這個現象的解讀,不會想到是跟解離性人格疾患有關聯。即使作者本身也有讀過心理學,也知道有這個診斷,但是從被診斷,到後續嘗試了解接納這個情況,中間仍然需要一段時間。有時候診友告訴我類似的現象,我會請他們想想,最早有類似經驗是什麼時候。有些人告訴我在小時候很無聊,就有這樣的朋友來陪伴她。時隔多年,在最近情緒低落時又再度出現,一開始還想不到是老朋友,透過治療過程才慢慢跟老朋友再度熟悉。

負面情緒可能從過去坐時光機到現在
只是這些<老朋友>,常常是替我們背負一些當時無法承擔的事情。有時候這些過往的情緒,也會莫名的闖入我們的感受當中。作者就反覆治療了多年的憂鬱症。與複雜心理創傷有關的憂鬱,可能對於藥物的反應相比沒有合併複雜創傷者那麼好,也有人是只要停藥沒多久,憂鬱就會再捲土重來。

找到自己的力量 找到屬於自己的好日子
我們醫師、治療師的工作,就是協助診友一起來發現、了解自己的狀態,將所知可能有幫助的方式做說明。讓診友能在了解之後,選擇適合自己的方法。在身心所能容納的不舒服快要超過時,可以透過學到的身心調適技巧、運動、社交互動將能量釋放出來。或是配合藥物,展開對於刺激的防護罩,同時調整一下內在身心的平衡狀態。即使人生難免有苦難,也沒有辦法事事都有SOP。透過與創傷案主工作的經驗,讓我相信,我們可以使用自己掌握的力量,來減少痛苦,找到屬於自己的好日子。

關於身心容納之窗可以參考:

參考資料:
九分之一的我--DID分裂與重生的靈魂解藥 謝雨辰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