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Loading...

甚麼情況要考慮--身體記住了心靈的傷


有時候會遇到在其他科別,經過反覆仔細檢查,身體構造沒有異常的情況。其他科醫師建議診友考慮壓力所造成的身心症狀,進一步轉介到身心精神科。有時候是過往創傷加上現在的壓力,所促發的症狀。這些症狀涵蓋範圍很廣泛,為了要解釋清楚些。嘗試將閱讀創傷解離書籍、期刊,將相關資料做個整理。


身體解離與心理解離不見得同時出現
在眼動減敏與歷程更新的訓練當中,在評估階段建議治療師一定要評估解離經驗量表。目前中文化量表有香港所做的信效度研究。在臨床使用上,有注意到有一群人有解離的症狀,但是在DES的分數上沒有特別高分。專注於創傷解離的Nijenhuis博士發現,有些人有明顯的身體解離,卻沒有明顯的心理解離。

正性負性 (陽性/陰性) X身體/心理 四個種類症狀

陰性身體解離症狀:
Nijenhuis 認為ICD-10強調陰性的身體解離症狀,但是忽略了陽性身體解離症狀,像是疼痛或是Tic。陰性解離症狀可能出現在面向平日生活的部分、看似正常的部分(apparently normal part, 以下簡稱ANP),也有可能出現在情緒部分(emotional part, 以下簡稱EP)當中。當此類症狀出現的時候,可能會有一些功能會消失,像是肢體的動作、感覺。

無法動作/感覺消失:
暫時會有身體的部位出現麻痺,或是身體癱軟、無法動彈。或是五感暫時消失,話說不出來。感覺消失的部分,可能身體對於觸覺、溫度、痛覺都會暫時消失。

在進行眼動減敏與歷程更新時,有案主反應在針對事件進行減敏感的時候,一開始曾出現身體有大半都覺得麻痺無法動彈。後來隨著治療的進行,慢慢回復身體可以動的狀態。即使身體還是多少有麻的感受,但是有了經驗,比較能夠讓身體重新啟動。身體能夠再度活動之後,麻(感覺消失)的感受也會逐漸減少。

失去習得的技能:
不知道如何煮飯,忘記如何照顧孩子,或是已經學會的工作技能。

有診友告訴我,每個月重複的工作,明明已經有做過,也有記下筆記。到了下個月要做的時候,即使是看著自己的筆記,也覺得很陌生,就好像是第一次做這件工作一樣。

陽性身體解離症狀
身體感覺可能是疼痛、衝動想做的事情、反覆無法控制地顫抖、感官知覺(視覺、聽覺、味覺..)會產生一些變化。

與身體相關的施耐德主要症狀:
身體做出一些不是我們意志要它做的動作,就好像身體被其他人所控制。有時候是其他人格部分所帶來的衝動或是想要做的行為。在動作當下,有些人可能會感覺到自己是在身體的後面,看著身體"自動"的做事情。創傷記憶常常會帶有身體感覺的部分,有時候只要想到這些經驗,就會觸發與經驗相關的身體感覺。有些人會揪心、頭痛、肚子痛、耳鳴,有些人經驗到的更具象,會形容好像有人跟在後面、有手纏繞在脖子上面。

陰性心理解離症狀:
失憶
局部失憶:忘記困擾事件發生之後的那幾個鐘頭。

選擇性失憶:忘記特定類別的失憶

廣泛性的失憶:可能忘記整個人生(目前我只遇過20歲以前的人生沒有印象的診友),或是無法記得特定時間之後到現在,這段時間當中所發生的事情。

曾經遇過診友分享,會忘記昨天的事情,但是對於前天的事情還有記憶。就好像是有一天的記憶憑空消失了。不過如果有同事細心的提醒,昨天曾經做過了什麼,有時候會有很模糊的印象,好像似乎真有發生過這些事情。

失去清晰的思路

有時候會有成年的診友來到診間,會主訴有注意力不能集中,可能連幾行字都沒有辦法看進去。相比以前可能是很喜歡閱讀,會大量的閱讀文字,現在好像失去了閱讀、專注的能力。

失去了情緒

有時候失去的是感受到快樂情緒的能力。一樣做原本有興趣的事情,卻感受不到快樂。有時候甚至是喜怒哀樂的情緒都感受不到,生活就好像變成機器人在運作,沒有本來的情緒起伏,自然對於生活也不會有所期待。


陽性心理解離症狀
與思覺失調症重疊的施耐德主要症狀:
解離症診友所聽到的聲音,可能可以跟治療師進行對話。這些聲音可能來自於不同的人格部分。這些人格部分,甚至隨著治療的進展,可以與治療師進行對話。在治療當中,我可能就會請案主試試看,替我詢問所聽到的"聲音",看看它要怎麼樣來稱呼,它出現是否有要做什麼,或是有沒有什麼我們可以來協助之處。如果與案主已經有建立了關係,這些雖然沒有現身,但是默默觀察我們互動的人格部分,有些部分就會願意跟我進行一些互動。(可能是透過診友,或是解離程度比較多的診友也有可能直接切換成另外的人格部分出現。)當有了互動之後,面對當前所遇到的事件 。比如現在生活中所遇到的困難,就可以大家一起做討論。或者有失眠、莫名的情緒轉變,就可以詢問看看是誰在睡不著,或者這個莫名的情緒可能是從哪個人格部分而來的。

幻想/白日夢:
可能會幻想有一個快樂的童年,即使實際的情況可能不是如此。

與其他人的關係突然轉變:
當出現在人際關係上,有可能原本ANP是想要結交朋友,跟人建立關係。但是EP可能會覺得對於逐漸親近的關係感到害怕,或是覺得可能會有危險的情況發生。所以有時候就可能從原本熱絡的關係,一下轉變成都不想與他人來往。

情緒突然轉變
情緒突然轉變常出現在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以及解離症的患者身上。這些突然的轉變,與結構性解離有關連。有時候突然之間覺得很煩燥、不安的情緒,讓ANP無法招架。因為不是因為現實生活中發生的事情,而是來自EP所身上,與創傷經驗重現有關的強烈情緒,突然的闖進了ANP的日常生活當中。

如何了解身心解離的程度?再慢慢療癒身心的創傷?這裡有可供參考的評估方式:



當然,評估之後只是個開始,讓我們知道身心目前遇到的狀況。進而能夠以選擇最適合自己的方式,展開一段身心療癒的旅程。這是我們選擇來愛自己的一種方式。

參考資料:
1.The Haunted Self by Van der Hart
2.Somatoform dissociation: Major symptoms of dissociative disorders. Journal of Trauma and Dissociation, 1(4), 7-32. (2000).  Nijenhuis, E.R.S.
3.Chan, C., Fung, H. W., Choi, T. M., & Ross, C. A. (2017). Using online methods to develop and examine the Hong Kong Chinese translation of the Dissociative Experiences Scale. Journal of Evidence-Informed Social Work, 14(2), 70-85. doi:10.1080/23761407.2017.12980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