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Loading...

心靈的傷,身體會記住--體驗費登奎斯心得


這次讀書會由瑜珈、費登奎斯老師阿孟來帶領。老師提到費登奎斯博士本人,過去曾與居禮夫人共事。他透過許多的研究,發展出與身體工作的方法,並不單存侷限於治療。

從上而下、從下而上
阿孟重點提醒書中,由上(內側前額葉)來調控情緒,或是透過由下(透過身體)來改變我們的反應。剛好最近讀書有讀到相關的資料,把這種上或下來調節情緒的方式,應用在照顧治療者本身。

從上而下的方式:
  用自我同理、慈悲的方式來改變自己的認知框架。(例如:用我的患者感覺到誤解、被拒絕,來取代我的患者對我很生氣。)
  提醒自己治療師是不是去滿足患者的每個需求。
  找到患者身上,你真誠喜歡的部份。
  了解你無法實際確保每個患者的安全。(在診所門診中,遇到比較高自殺風險的患者,我會通報自殺防治中心,希望透過支持網絡的方式,共同來照顧患者)
  如果處理緊急狀況,要堅持聯繫緊急連絡人。(在諮商前說明同意書,會告訴案主如果緊急影響到安全的狀況,需要聯繫緊急連絡人,屬於保密原則中的例外狀況)

使用想像力來支持自己:(可能同時包含上到下、下到上)
  想像身處自己的安全地,來觀察現在發生的事情。
  想像有個防護罩在保護自己。
  想像你的督導、朋友在支持自己。
  當患者分享難過的記憶,不要專注在想像當時痛苦的情境。專注在現在,患者已經生存下來,安全的在診間。

下到上的方式:
  放鬆你的肌肉
  感覺你的腳穩穩的放在地上
  看看房間的擺設,提醒自己是安全的
  呼吸調節

費登奎斯練習--動中覺察
<微小的動作,會有極大的反應。>
透過輕微、緩慢,反覆轉動髖關節,帶動整條腿的動作。感受動作的質地,肌肉關節傳來的感受。在右腳練習後,老師請我們起來走走,我感覺走路的方式好像有所不同。在進行左腳的練習後,再度起身行走時,感覺到左右腳踏在地上,傳來的感受,竟然有所不同,甚至連應該沒有運動到的右肩頰骨,竟然傳來一陣疼痛。一時間頭腦又自己開始思考,是不是自己有長短腳,只是平時沒有感受到?或是真如老師所述,只進行一邊的練習,會長短腳(也可能只是老師開的玩笑)肩頰骨平常在按摩,或是瑜珈練習時,有時會有緊繃疼痛的感覺,這次竟然在看似不相關部分的練習,竟然也啟動了對於身體的覺察。在這些思緒在腦中盤旋而過一會後,決定還是把注意力就放在身體的感受上,試著以身體感受而不是以頭腦思考來進行體驗。很有趣的是,在結束課程,匆忙趕回家時,急促的腳步中,這樣的感受就再一次消失。或許身體平常就有傳遞一些訊號,只是沒有被接收到,真心覺得動中覺察,是對於身體狀態一個很好的提醒。期待第二堂<澄心>

參考資料:

Treating Trauma-Related Dissociation : A practical Integrative Approa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