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Loading...

建立與內在小孩的對話空間--EMDR文獻分享


接受眼動減敏與歷程更新(EMDR)的訓練中,每個學員都會讀到Fraser 1991年所發表: The Dissociative Table Technique。後續2012年有新的版本,由紐約執業的Kathleen Martin EMDR治療師所提出。


通常在EMDR療程中,會在第二階段(準備期)使用這個技巧。利用它來協助案主能夠整理內在原本紛亂的經驗,來穩定身心狀態。也讓案主(主要負責日常生活)的部份,對於原本陌生的情緒部份,能夠有更多的認識和了解。

一旦這樣的對話空間建立起來,可以在結束未更新完諮商歷程,或是用於下一次諮商開始,來確認內在的經驗。另外也可以用於協商,在諮商中哪些部份需要一起來工作,需要怎麼樣來協助穩定他們。Kathleen建議可以在進到第四階段(減敏感)之前,可以詢問<如果可以記得,我們今天要處理的是一個記憶,而不是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情,對你會有什麼幫助。>有診友跟我分享,他聽到EMDR時的兩側聲音輪流刺激,可以提醒他自己,現在是在治療室中,跟李醫師一起跟記憶做處理,而不會就好像自己已經回到記憶當時的時空裡,這樣比較不會陷進去。

以下介紹文章中,建立對話空間的八個步驟:

第一步: 介紹
其實所有的人都有不同的部分/面向,這不表示有不同部分的人,都是屬於解離性疾患。這些不同的部分導致我們會有一些衝突的想法,以及長期的自我掙扎。就像是我們可能聽過,有些人明明覺得這個事情應該讓他很生氣,但是他卻笑了出來。或是有朋友在感情的掙扎,分分合合,理智上知道不適合,卻又幫這段感情找了一個個延續的理由。

使用這個技巧,不是用來做為解離症的篩檢工具。這是用來協助我們,去辨認出那些尚未療癒,困在創傷時間中的自我,進而有機會與這些自我的部份溝通,有助於我們來面對一些原本難解議題。

第二步:確認是否為視覺型的人
以前在住院醫師訓練中,方主任會問一個簡短問題,<你在看書時會不會有畫面?>,來確認是否為視覺型的人。或是在想像一個平安的地方時,會不會出現影像?如果還沒有這樣的地方,需要先建立一個。也有的督導會建議,多建立幾個。如果不是視覺型的人,在後續的步驟中,需要將引導中視覺化的部份去掉,改為列出不同部份的自己。有的診友,會利用筆記的方式,在筆記中將自己針對同一件事,各種不同的想法寫下來,藉由紙筆的方式,進行自我的討論。

第三步:協助進入一個平靜的狀態
邀請自己,想像進入一個安全/平靜的地方,或是用呼吸或其他放鬆的技巧。當內在越平靜,更多不同的部分越有機會到會議室來。相較之下,當案主觸動了困擾的記憶,這時候會比較難做這個技巧,因為在這個時候,很少不同的部份會想要進來淌渾水。
這個部份是原來Fraser版本中,沒有特別提,但是Kathleen建議EMDR治療師可以做。這樣治療師可以知道,案主有能力可以幫助自己穩定下來,準備好可以進入對話空間。

第四步:創造一個大家對話的空間
現在請你離開安全地,想像有個地方,可以讓自己不同的部分聚在一起。這個地方是讓人感到愉快和舒服的,有剛好足夠讓大家坐的位置。當你的心中有了這樣的一個地方,請讓我知道。

為什麼要請個案先離開安全地,或是不建議把安全地就當做是對話的空間。原因是可能有很多事情,要在這個對話的空間做處理,分開這兩個地方,可以讓安全地比較不會受到影響。當我們再治療中,需要再度回到安全地去休息時,會有比較單純、安全的空間。我自己浮出來的畫面是,在家裡的餐廳和房間裡面或許都很舒服,但是吃飯的時候會在餐廳,這樣我要睡覺的時候,才不會在被子裡面粘到飯粒。

第五步:讓畫面更清楚
這個部份也是Kathleen所增加的,就像是EMDR治療師在接受訓練當中,當協助案主建立安全地,會試著利用影像、聲音、氣味、身體的感受,來增強與安全地的連結。有深刻連結的安全地,比較不會受到負面記憶的影響。這樣的做法,也可以適用在建立對話空間。

可以請案主描述一下這個空間,問看看是否是剛創造出來的,目的是要確認這個影像沒有與過去的不愉快的記憶重疊。如果有疑慮,可以再創造另一個。

第六步:邀請成年人的自己進入
現在邀請你自己進入這個空間,找個合適的位置坐下來。當你坐好的時候,告訴我。

第七步:邀請情緒部分進入
現在請邀請所有你不同的部分進到這個空間,看著他們走進來。如果他們不能夠進來,可以請他們在外面看看,或是到鄰近的房間。當他們都到了,告訴我你看到什麼/誰。不同部份彼此之間的位置關系,對於治療是相當寶貴的資料。

有時候在複雜創傷中,一些情緒部份會用非人的方式呈現。可能是影子、異形、動物、怪物、黑洞、惡魔、顏色、閃光、霧..(有時候會遇到個案說是冤親債主)

第八步:蒐集與治療有關的資訊
  • 在那邊的是誰
  • 名子
  • 職責
  • 年紀
  • 彼此之間是否友好或是懼怕
  • 對於現在時間是否清楚
  • 共同意識的程度

如果嘗試創造對話空間不成功,沒有任何情緒部份出現。有可能要考慮是否在介紹時,治療師可能提到應該會有什麼部份出現,限制了案主向內在探索的能力。另一個可能是案主對於要透露比較多的訊息,還有些抗拒,要考慮是穩定身心的準備還不夠充分,讓案主還沒有準備好。

關於這個技巧,之前在不同的書上有看過,比較起來Kathleen的版本是我覺得說明最清楚的。如果有使用這個方式,特別是與有解離症的案主工作,建議都要找有經驗的督導諮商。如果有看到更新、更完整的資料,也歡迎與我分享。

參考資料:
How to Use Fraser’s Dissociative Table Technique to

Access and Work With Emotional Parts of the Personality (2012) Journal of EMDR Practice and Re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