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Loading...

解離症治療方向 走進多重人格的世界:治療指引 閱讀心得


有時候在門診當中,於初次就診或是剛發現有解離症的診友/家屬討論,對治療有什麼樣的期待。一開始,常常會有點尷尬,診友有的不覺得需要什麼協助,親友對於解離現象感覺到緊張、不知所措,但是沒有具體的期待、想法。在閱讀楊醫師走進多重人格的世界-第二冊,對於治療可能的目標、先後順序,以及基本的治療原則,提供了很清楚地介紹,以下將閱讀心得與臨床所見做個整理。

主要目標
1.因為解離造成的失能
2.因為過去創傷所造成的失能

次要目標
憂鬱、自傷、自殺、物質濫用、反覆成為受害者

如果忽略了主要目標,例如只有針對憂鬱等症狀,使用藥物治療,可能效果不會太好。

可能有的治療師認為沒有辦法改變過去,所以最好把焦點放在現在。但是,如果不能處理過去創傷,現在所造成的侵入的記憶,病患沒有辦法感到安全。藉由讓患者熟習一些安於現在的技巧,可以讓患者比較安全,得以處理過去的創傷。

寬恕的陷阱
有些時候,會因為治療者的宗教背景,將寬恕設定為療癒的方式。但是會造成解離性人格疾患的創傷,通常是超乎一般人能夠想像的。設定這樣的目標,可能是不切實際的。設定目標,需要是個案能夠達到的。通常在眼動減敏與歷程更新(EMDR)的治療中,我都會詢問看看,大家對於治療的期待是什麼。大部分的目標,都是由個案自己所期待,生活中所需要的。例如:想要回去上學、想要再回到職場、改善對於自己的看法。在評估生活史中,將所整理出的事件,整理分類後,看看有哪些是與目前所設定的治療目標有關,將其當作是達到治療目標前,所必須要處理的(創傷)事件。當處理後的事件記憶,不再跟負面情緒相連結,就是我們正在療癒的路上的收穫。

重新引導經驗重現的身體反應
創傷經驗重現時所重新產生的感覺,常常是讓人無法承受的。而且經驗重現,在許多人身上,就好像是不斷重新再看,看過許多次的電影,只是每一次的感受都還是很震撼,就好像第一次看的時候那樣。有時候夢境會有一些無法辨識的內容,不過有時候也會有很鮮明的主題。聯考[1],是一些456年級生,來看診時會共同提到的主題。即使現在已經40~60多歲,在夢中仍然會反覆經歷,深怕感不上考場,到了考場自己面對考題都不會寫,旁邊考生卻振筆疾書,考試成績公布時,老師在同學面前宣布自己的爛成績。甚至有診友告訴我,每每經歷這個橋段,醒來都要花上半個小時,告訴自己已經遠離考試,慢慢平撫這段受聯考荼毒的記憶。在經歷創傷記憶時,常常記憶儲存當時的生理反應(感覺)都會被重新啟動,所以常常有人醒來,會覺得好像心跳很快,晚上感覺是去加班拍電影,身體非常疲憊,完全沒有睡飽的清爽感覺。

楊醫師認為這個時候要告訴他,停下來不要想,是很困難的事情。<不要想>這三個字,也是從精神科訓練階段開始,老師就告訴我們很難做到的事情。取而代之,比較好的方式,是鼓勵他們引導自己的能量到一些身體動作上,像是深蹲、伸展等影響神經肌肉動作的運動,都是楊醫師建議可以試試看的。藉由這些真實發生的動作,可以將心跳加速、肌肉的力量,用在實際需要的動作上,而不是發生在經驗重現時,不想要的心悸、肌肉緊蹦。如果睡前的運動上,也建議可以選擇一些阻抗、肌力運動,但是要小心有氧運動。常常有人告訴我離睡前沒有很久的飛輪或有氧,做完之後整個人的精神有點振奮起來,可能拖到入睡的時間。

其他楊醫師建議的運動:
    ●  仰臥起坐/伏地挺身/原地踏步,讓心跳和呼吸可以快些。
  重量訓練。曾有受飲食疾患所苦的診友,告訴我重量訓練後,讓他比較不會對於吃東西津津計較。
  沖個熱水澡,中間再換成冷水,有點像是三溫暖。我是喜歡在健身房運動完,去泡泡熱水,或是去烤箱。

出現在楊醫師中文書<走進多重人格的世界> 的3個基本治療原則:
  透過呼吸或其他安全當下的技巧,讓自己活在當下。
  透過身體動作、運動,讓身心協調。
  找到自己的方式,來找回對於自己身心的掌控感。例如書寫、畫畫。或者有些人可以利用建立好的內在資源、技巧,將自己從記憶漩渦中拉出來<快閃技巧>。

“莫名的情緒少了,被控制的時間少了,比較不會為小事吵架。”一位持續做創傷解離治療的案主,跟我分享生活的改變。我相信只要適合的方法,設定好治療的方向,有時候即使是長年綁架身心的複雜創傷,一樣可以逐漸復元。感謝這條復元道路上,陪伴我們的案主。願往事過去,留下滋養我們朝向未來前進的能量。

參考資料:
Engaging Multiple Personalities: Therapeutic Guildlines by David Yeung



[1] 聯考由民國43年開始,一直到民國91年廢除大學聯考,改採<多元入學方案>。資料取自維基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