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Loading...

內在孩子的家庭成員


了解解離性人格疾患(多重人格)患者的內在家庭成員(不同的交替人格部分),越多的認識與彼此信任,我們有越多治療上的著力點。以下內容主要為閱讀楊醫師第二本介紹解離症專書的心得。


楊醫師認為,不必要求患者將內在系統詳細的畫出來。直接針對其中的一個人格部分做治療,可能對於其他部分也會有幫助。其他部分可能,因此會感覺到在此時此刻,是安全的,與過往不同。過去我也曾做過類似的要求,大多數時間得到的,其實還是不夠完整的資訊,常常有些一開始還在觀望,慢慢隨著治療過程中逐漸現身。不過在EMDR關於解離的訓練中,督導則是建議,先邀請大家一起有共同意識,引導每個部分可以注意到現在的時間、空間,已經與過往不同,再針對同一個創傷事件受到影響的交替人格部分們,一起來做治療。看起來有些類似,不過操作的順序不太一樣。

與內在家庭成員聯繫
楊醫師的經驗中,他診療的DID患者,一開始有2/3不知道有其他交替人格存在。在臨床上,會主動來就診,開門見山就提及解離症狀或解離性人格疾患的真的不多。比較多的是,家人從側面觀察到相關的症狀,或是從一開始的表現逐漸抽絲剝繭,發現不是單存的焦慮、憂鬱或躁鬱,而是不同人格部分所握有,各自不同的情緒。



典型內在家庭中的成員

主人格
在結構解離中,有些治療師會稱作ANP(apparently normal part),就是會來負責一些日常生活,過日子的部分。大部分的主人格可能是有點憂鬱、焦慮、安靜。

孩子的部分
許多孩子的部分,因為創傷發生的經驗太早,很難用語言去表達,或是創傷記憶是用內隱記憶/非陳述性記憶來儲存。有的孩子偶然在家庭聚餐中,聽到哥哥被小時候保母欺負的經驗,她才發現那些出現在腦海中的畫面,有可能就是過往記憶的片段。

有些孩子的部分,被困在過去的時光裡。也有的孩子在六歲的時候,產生了一個10歲的人格,在他33歲,那個人格還是停留在10歲。Colin Ross提醒,在大多數的時候,人格部分的年紀,與他們實際的年齡不一樣。

生氣的部分
如果是在治療中出現生氣的人格,楊醫師建議可以把握機會,利用這樣的憤怒情緒,來克服過去創傷所造成的影響。藉由對於施虐者的憤怒,來扭轉原本施虐者強加在身上的錯誤信念。協助比較害怕的人格部分,來對抗謊言。

當生氣/憤怒的人格出現,治療者應該先對他做了解,並且對於他願意現身在治療中,表示欣賞。治療者協助他,將憤怒轉到合宜的目標上,也就是施虐者,而不是將憤怒的槍口對內。強調造成問題的,其實是施虐者,而不是為此感到害怕難過的人格部分。不然生氣的人格,常常會對於身體的疼痛解離,而嘗試去傷害/懲罰其他的人格。這其中的轉變,楊醫師提醒要由治療師來引導,不太會自然地發生。

組織者/管理員
通常是管理在家中,或是在工作中的事情。這樣的人格部分,讓患者在內在的混亂中,可以繼續保持生活下去。但是當受到太多的經驗回閃,有可能無法負荷,這時候就沒有辦法,好好的管理日常生活的恆定。

保護者
這個交替人格部分,很可能會很多疑,什麼人都不太相信。治療師的工作,就是去確認,這個人格對於整體的安全性的重要。最好的臨床策略,可能就是邀請保護者,繼續去監視每個人,當然也包含治療者。

自殺的人格部份
治療中的安全性,是需要被放在最優先考量的,如果不安全,這樣的治療怎麼樣也說不上成功。自殺的人格部份,常常是希望透過這樣的方法,可以結束痛苦,也不想要造成其他人的負擔。

自我傷害的人格部份
自我傷害有很多不同的,可能的意義。有時候,是利用痛覺,讓從麻木或是感受不到任何的感覺的狀態中回復。也有可能,是用來懲罰那些無力阻止受虐的部份。另外有些是為了製造出,與想要忘記的痛苦記憶,同等的傷痛。

陽剛的人格部份
在女性的解離性人格患者,常常會有個驕傲的人格部份。這樣的人格部份,有時候會強自鎮定,來承擔作為保護者的角色。

母親的人格部份
當解離性人格患者的患者,如果有了孩子,常常會有個負責任的穩定母親人格,來負責照顧孩子。可能目前我接觸的患者還不夠多,做為父母的也屈指可數,或許有更多相關經驗,我可以再來擴充這個部份。目前有時候遇到的,反而是不太穩定的父母,需要請社政單位,一起加入來確保孩子的平安成長。

工作的人格部份
這樣的人格部份,會負責做每天的工作及家事。我有遇過診友,有這樣的部份,負責替他去上學,他只記得自己有出門去上學,以及有回到家裡的記憶,對於上學過程中的事情則沒有印象。

邪惡/魔鬼般的人格部份
對於有些基督徒的弟兄姐妹,可能會把這樣的人格部份,當作是邪靈入侵,而以趕鬼的方式來醫治。如果是傳統民間信仰,可能會當做是有冤親債主,要找師父超渡。有些時候,趕鬼和超渡做了很多次,但是效果不彰。可能要考慮,是過往的創傷經驗,所造成的解離性人格疾患,反而應該要嘗試去了解這個人格部份。

內在的治療者
當出現了這樣的人格部份,代表患者很有動機想要回復,同時也正走上療癒的道路。

與其他治療者提出的人格部份做比較
這個部份是李醫師自己閱讀不同資料之後,所做的整理,嘗試把比較相近的概念,以表格方式做比較,來協助自己面對不同的人格部份時,內在可以有概念,可以怎麼去認識了解,以及提供所需要的協助。

楊醫師
Suzette Boon
內在家庭系統(Internal Family Systems Model)
孩子的部分
年輕的部份(young part)
被放逐者(exiles)
內在的治療者
陽剛的人格部份
母親的人格部份
組織者/管理員
保護者

照顧者的部份(Helper parts)

管理者(managers)
生氣的部分
邪惡/魔鬼般的人格部份
像是曾經傷害過你的人的部份(Parts that imitate people who hurt you)
1. 完美主義者(Perfectionist):試著讓你最甚麼事情都要求完美。當你沒有辦法符合他的標準,他會批評你,讓你無法完成工作。
2. 內在控制者(Inner controller) :試著控制衝動行為。像是暴食、使用娛樂用藥物。他在妳衝突的行為之後讓你感覺很羞愧。
3. 嚴厲的主人(Taskmaster):他試著藉由告訴你,你很懶惰、笨拙、沒有能力,來催促你去做事。。
4. 暗中破壞者(Underminer):逐漸削弱你的自信讓你不去冒可能會失敗的風險,讓你感覺一直無法往前進。
5. 破壞者(Destroyer):攻擊你的基本自我價值(self-worth) 它會讓你覺得很羞愧不應該存在。廣泛的負面能量,消滅你的創造力、自發性、渴望。
6. 引誘產生罪惡感者(Guilt Tripper): 利用你過去做了或沒有做的,造成別人傷害的特定行動來攻擊你。讓你覺得很糟糕沒有辦法原諒自己。
7. 鑄模工(Molder):試著讓我們遵循一些家裡的常規、或是社會的習俗。當我們沒有照著這些常規、習俗來做的時候,鑄模工會攻擊我們,當我們照做的時候會被稱讚。

自殺的人格部份
自我傷害的人格部份
羞愧的部份(Ashamed parts)

有時候會遇到來就診患者家屬,已經有做了一些功課。希望透過ㄧ些資料的整理,可以提供毫無頭緒的親友,了解自己身邊解離性人格疾患患者,內在可能有什麼樣的成員。近一步,可以有著力點,來逐步認識他們,提供協助。

參考資料:
Engaging Multiple Personalities Volume 2 by David Yeung
Coping with Trauma-related Dissociation by Suzette Boon
Evolution of The Internal Family Systems Model By Dr. Richard Schwartz, P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