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Loading...

買大買小!下好離手~淺談EMDR與賭博成癮



//<吳立健心理師>
          以下案例經過案主同意而改編
          「我爸媽已經跟我拒絕往來了,他們覺得我沒救了……也不可能會改了……我可能真的沒救了……太太也走了………孩子………我只剩一個人了」阿榮默默低著頭說。


          「你是說你花了很多時間賭博,家人因為不諒解你,都離你而去。太太也帶著孩子離開了嗎?」我知道問這些事情很白目,對方都已經很痛苦了,我還繼續蒐集基本資料。
          「他們都覺得我沒救了,我自己也覺得自己沒救了。我根本戒不了賭,每次告訴自己要忍住,前幾天有信心戒賭,但是不到幾天我又會跑去下注。我已經說要戒賭好幾年了,一直讓我爸媽與太太失望。這是我最後一次機會了,再戒不了我真的沒救了」阿榮用絕望的眼神看著我,眼神中似乎又希望可以從諮商得到些幫助。
--------------------------------------------
          這是賭博成癮的一個例子,我和阿榮花了很多時間來了解他在賭什麼,怎麼下注的,發現他賭的是地下型簽注,可以用電話下注、金額自己控制。談話過程中,我發現阿榮是想要戒賭的,但每一次的信心滿滿總是抵不過慾望的誘惑。每次的發誓戒賭都讓他進入戒賭>忍耐>失敗>再戒賭的無限循環,復發次數多了,家人再也不相信他想戒賭,甚至連他也開始不相信自己。阿榮告訴我「慾望來的時候,真的很難忍住」,立誓不再賭博時都是沒有慾望的時候,當慾望激起到無法忍耐就會破戒。實際上這也就是成癮難以治療的原因,人類的意志力,在癮慾面前根本不堪一擊,癮慾將人的尊嚴與意志力毫不留情的擊碎。
          我決定把焦點放在「處理慾望」上,也就是減少慾望的上升,讓自己的意志力有辦法去戰勝慾望。跟「愛上不該愛的它?淺談EMDR對戀物症的幫助」文章中一樣,我們找出日常生活中最容易勾起阿榮去賭博的情境,從0~10分用簡單的數字來表達慾望,沒有賭慾是0分;完全克制不了賭慾是10分。阿榮出現賭慾的情況如下:
1.    下班坐捷運,一個人滑手機時。 賭慾8
2.    走在路上看到樂透彩券行時。   賭慾7
3.    發現自己戶頭還有錢時。       賭慾5
4.    想到自己有欠朋友錢時。       賭慾4
找出這些容易引起慾望的源頭後,再利用EMDR的眼動來協助他各別削弱這些賭慾。這些賭博的慾望是很主觀的,有欠人家錢時想賭(想翻盤),沒有負債時也想賭(無債一身輕)。去挑戰想賭博的信念並不是我的目的,我的目的是「減少慾望」。
          阿榮的摘錄反應如下:
          「請想著發現自己有欠朋友錢時的畫面,再想著你有4分衝動。待會跟著我的手指頭,讓自己的眼睛左右來回移動,接下來讓我知道你腦海中出現哪些畫面或感覺」我說。
左右眼動30
          「我感覺到朋友幫助我的眼神,他希望我可以還掉賭債」阿榮。
          「跟著這感覺,我們再眼動一次」我說。
左右眼動30
          「我看到他要我為老婆、孩子想,他自己也不富裕,但還是想要幫我」阿榮。
左右眼動30
          「我看見太太在哭,兒子也在哭……爸媽也在哭……」阿榮流下眼淚。
左右眼動30
          「我在幹什麼?為什麼一直辜負大家期待…………」持續流下眼淚的說。
左右眼動30
          「我真的不想再賭了」阿榮說。
          「回到你發現自己欠朋友錢的畫面,你現在想要賭博的慾望是幾分?」我說。
          「現在嗎?應該是1分,朋友是希望我不要再賭了,才借我錢……我不能這樣下去。」阿榮回答。
          「很好,注意著這裡,我們繼續下去。」我說。
--------------------------------------------
          我們持續了幾回合的眼動之後,慢慢的協助阿榮對於想到欠朋友錢時,還想要賭博的慾望。這只是其中一個情境,要協助減少賭博成癮需要將每個情境都做處理。同時我也讓他知道,我們不會今天做完這次眼動,從此以後他想到欠朋友錢的影像就永遠不會再出現慾望,慾望的反覆出現是正常的。我們要去看的是,每次慾望出現而去賭博的時間,是不是越來越少,賭癮復發的次數是不是越來越少。戒除成癮是個長久的歷程,復發了想著不是我失敗了,是我這次忍耐了多久,我進步了多少。賭癮的治療需要長期抗戰的準備,這段期間如果家人可以持續給予支持與陪伴,可以為治療帶來更多的助力。很多時候決定戒癮的人,都是希望給家人一個正常的環境。家人的支持與陪伴,往往是最大的幫助。

延伸閱讀: 愛上不該愛的它?淺談EMDR對戀物症的幫助
http://0rz.tw/Fe8k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