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Loading...

心裡亂糟糟 很難下決定 --建立自己的內在會議室



心理的想法很亂,沒有辦法做決定。一下子想要出門,一下子又只想待在家裡。 想出門找好友聚聚,突然又開始擔心自己講話很沒趣。 見了面很開心,過一會兒突然又很想要回家。這樣起起伏伏的思緒/情緒,常常讓我們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很想頭腦裡面,有許多不同的部份,各自做著不同的決定,沒有辦法統一。


這些反複變來變去的想法,在解離症的診友身上,很常見到。因為不同的人格部份,各自有各自的期待、需求。就好像班上同學,如果要決定一個班遊的地點,常常都會有很多意見,同時也很難滿足所有人。

問題是,如果發生在生活中,讓大小事情,都好像班遊一樣很難做決定時,該怎麼辦?

建立內在的會議室 – 先給大家一個坐下來討論的地方


  • 想像一個房間,可以做為開會的地方。之前有的診友,會創造出比較空曠的空間。督導會提醒我們,開會的時候,可能需要一些隱私、安全性,所以僅量是建議以一個房間,可能有門,在這些交替人格部份覺得不夠安全時,甚至可以是在門邊,聽看看其他的部份怎麼說。建議可以保持門的敞開,這樣比較方便不同的部份,不用需要花力氣把門打開。
  • 接下來,要來幫這個房間布置一番。看看有沒有需要甚麼樣的擺設,以及希望是有一張桌子,讓大家可以把椅子拉到桌子旁邊,大家圍成一圈,比較好討論事情。可以想看看這張桌子,怎麼樣的大小、形狀、樣式會比較適合你。建議桌子可以考慮鋪一塊桌巾,就像是在餐廳用餐時,餐桌會有鋪的那樣。這樣可能讓孩子的部份,可以躲在桌子下面,如果有需要的話。
  • 各自覺得舒適的位置、椅子: 開會可能要坐一段時間,可能也是請每個不同的交替人格部分,可以想看看,自己想要坐在什麼樣的椅子上面,會比較舒適。當然,有些部份還沒有準備好,要參與討論,可能會想要離桌子,保持一段距離,或者想要待在房間裡的其中一個角落。所以也可以在房間的一些角落,預備一些可能不是那麼亮的地方,有些部份可以就藏身再這些角落。可以請他們,可以試著在房間裡面的不同位置,安頓好自己。
  • 可以問看看,設計房間的案主(ANP),他的位置在哪邊。另外有其他部份前來,也可以看看他們選擇甚麼樣的位置。督導的經驗裡,像孩子的部份可能會跟案主的ANP比較靠近。比較暴力或是憤怒的部份,一般則會離的遠一些。
  • 有些診友會問我,對於要邀請誰來,沒有概念。我可能會請他,試試看邀請,在日常生活中比較常出現的部份 (譬如有些部份會像是筆友一樣,留一些記錄在自己的社群媒體上面,或是有些部份會在診友以為是睡著的時候,出來找親友聊聊天,或者做些休閒活動。) ,或者是跟診友平常可以做一些交流的部份(有的可能是平常幫忙在旁邊加油打氣,或者也有的會適時提供一些建議)
  • 如果有一些人格部份,仍然被困在過去的時光裡面,可能可以請其他的人格部份,適時的替他們代言,讓他們可以保持著<安全>的距離,又可以表達一些自己的意見。
  • 就像是平常開會時,會有主持人。在開內在的會議時,也可以有一位主持人,來確保大家都可以輪流發言,彼此的意見都可以得到尊重。甚至也可以邀請自願的部份,像是做為會議紀錄,幫大家的意見做一些重點整理。當然,可以由治療師將會議中的資訊記錄下來。
  • 建議一開始,可以從比較日常輕鬆的事情開始做討論。像是晚上、假日有沒有甚麼安排。或者,在剛開始會議時,因為跟來開會的大家都還不熟,我可能會簡短的自我介紹一下,同時謝謝大家今天願意來參與,邀請大家可以說一下,今天來到這邊,有沒有甚麼樣的期待。隨著大家越來越熟絡,可能就有一些經驗、情緒、甚至是記憶之間的交流,會在不同的人格部份之間發生。
  • 另外很重要的是要了解不同的部份(different parts),辨認每個部份的年齡、做些什麼、角色、負責的功能。很重要是要感謝,感謝每個部份他們所負責的功能,甚至是比較暴力的部份,可以將他們想成是為了整體,負責做這種負擔很重的工作。感謝、同理,是建立共同意識、引導每個部份知道現在的時間之外,最重要的工作之一。
當會議室建構好了,人格部份之間有了一些互動,接下來可以試試看一般做決定的時候,常常會用的一些策略。像是列出優缺點、排出你自己對於不同考量上的優先順序、參考過去的經驗,或是對於不熟悉的議題則蒐集更多的資訊,來幫助自己思考。或許有些決定,可以在會議當中順利產生,有些則否,將它們記錄下來,再與你的治療者做討論。


參考資料:

Coping with Trauma-related dissociation by Suzette Boon et al.